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第五人格】今日娱乐头条·番外<1>


1.

伊索·卡尔是一线娱乐公司FI里的十八线练习生。

他可是正儿八经的练习生,签了合同日常训练唱歌跳舞还偶尔在前辈的音乐录像带或电影里露个面混个脸熟的那种。

然而参加训练了也快五年了,从最初的欧洲总部调到美国分部,再调到亚洲分部中国分区来,卡尔却还是没有出道。

不少和他同一批次的练习生已经出道一两年,开始像曾经羡慕过的前辈们一样展露锋芒时,卡尔仍每天准时到公司报道,过着练习生苦闷而看不见尽头的生活。

其实不是他资质不够,正相反,卡尔唱歌跳舞都一级棒,长相可以说是很适合当艺人了——性冷淡风的气质,配上一张没什么表情的高级脸,清邃的声线,优美的身形,纤长而灵巧的手指——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可以单独出道。

至于为什么五年的练习生涯过去了他仍然待在最初的位置,原因很简单,伊索·卡尔,那个歌手演员模特皆可胜任、前景俱佳、每一次跟随着前辈们小小地出镜都会引起巨大关注的“怪物新人”,根本就不想出道。


2.

“出道?我拒绝。”

亚洲分部中国分区负责人表示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百次听见卡尔在每周例会上这样说了,对于说服伊索·卡尔出道这件事,他已经佛了。要换做是别的练习生,早就被扔出大门自生自灭去了,偏偏卡尔身份特殊,FI亚洲分部还真不能拿他怎么办。

没错,伊索·卡尔就是掌握欧洲殡葬业命脉的卡尔家族这一代顺位继承人里的一员。天知道他父亲阿瑟·卡尔继承了祖父大部分的产业,于是卡尔从小就做好了继承父亲产业的准备,大学也修的是殡葬专业。

然而卡尔课还没上两个月,就在一次跟随父亲到FI欧洲总部的拜访过程中被自己亲爹卖给了被后来的前辈、另类流行歌手奈布·萨贝达称为“老奸巨猾的狐狸”的欧利蒂斯庄园主,也就是FI娱乐的创始人。

帮儿子签练习生合同的原因很简单:“老奸巨猾的狐狸”主冲着自己多年的好友“随口”提了一句:“对了,老哥,你家儿子好像挺适合当艺人。”

更巧的是,阿瑟觉得自己的老友说的很有道理。排除自己亲儿子长得和自己一样帅颜值够格这一先决条件之外,他一直不想儿子继承家族产业,用这位功成名就的殡葬业大师的话来说,就是:

“年轻人应该趁着这几年多去经历一下世界的美好,天天和死去的人待在一起有什么意义。”

于是当无聊的拜访终于结束,卡尔回到大学校园时,收到了退学信和一封练习生合同。

他整个人都是懵的。在他看见合同后附的父亲的亲笔信希望他能够去“多经历一下世界的美好”后,伊索·卡尔,同龄人中有名的“别人家乖巧的孩子”,有生以来第一次不顾尊敬长辈这一卡尔家族的光荣传统美德直接打电话朝亲爹吼:

“爸!难道你所谓的世界的美好就是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还要被关在练习室里天天被迫唱歌跳舞不能谈恋爱不能随意出行连外面的蓝天都看不到的吗!”

挂了电话之后卡尔拖着行李离开了学院,打定主意离家出走。

不过身无分文的卡尔后来被庄园主派人从大街上抓回了公司就是了。


3.

卡尔以为自己的生活会继续这样下去。

他没有做无谓的挣扎,也没有敷衍训练,甚至一直规规矩矩地遵守练习生的本分。只是在训练两年后同期的练习生开始规划职业道路后明确而冷静地拒绝了公司提议的一次又一次出道规划。

欧洲总部拿他没办法,于是把他调到了美国分部。卡尔在美国待了半年,期间和由瑟维、克利切、威廉和库特组成的第五乐队合作过两首单曲,打榜成绩不错,现场发挥也比较稳定,积累了一定的知名度,完全具备了出道的所有条件——但他还是拒绝了。

无可奈何的FI把他调到了亚洲分部中国分区,美其名曰“市场空白还很大”。

卡尔也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决定,只不过是多拒绝几次出道的建议罢了,反正庄园主又不可能强硬地把他扔出门外。

有时候停下来想一想,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该如何是好。当一辈子的练习生?不可能的。总有一天他会被逼着出道,被逼着取下口罩面对公众展露完美的微笑。《第五人格》综艺出来的艺人都还好,在总部和美国时大家打打闹闹像一个大家庭。但是在他来到中国分区遇见了FI其他的艺人时,他发现,那笑容,每一次都是完美复制,不差一丝一毫。

卡尔并不想要这样的人生。他希望自己能够在正式出道之前做好准备,至少内心拥有顽强的生命力,不会迷失在娱乐圈这种虚无构成的地方。

他不知道自己还需要等待多久,才能遇到属于自己生命中的那个转折点。

直到他遇见那个人。

他已经记不清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了,实际上,最初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存在——要知道伊索·卡尔是个能缺席每周例会就缺席的人,因此总是会错过认识新成员的机会。

但感觉就像是,有个人,无形中一点一滴、渐渐融入了他的生活,在他的世界中慢慢清晰起来。等到卡尔后知后觉地发现时,对方的存在早已不可或缺。

不过……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约瑟夫的呢?卡尔总是会认真地回想。

大概是因为每次练完舞准备离开时在自己放包的地方发现莫名多出来的一瓶水吧。


4.

卡尔还记得他和约瑟夫第一次搭上话的场景。

那是圣诞节后的一场室内拍摄,FI打算趁着跨年推出加厚特印版的年刊,各个分部上交图片文案,最后由总部审理总和再全球统一发行。

不巧的是,亚洲分部的艺人并没有像其他分部一样又多又集中。比如说,比起美国分部拥有IDENTITY和第五乐队加起来九个顶天的成员、摇滚歌手裘克以及金牌制作人幸运儿这些个《第五人格》综艺出身的Divas,只有奈布和美智子是欧利蒂斯出身的亚洲分部很明显凑不齐总部要求的八十页889号纸张开本。

为了完成任务,亚洲分部决定做一些养成系的栏目,于是就把目光投向了公司里的练习生们。理所当然的,卡尔也被包括在内。

除了杂志的主题拍摄——跨年专题、暗黑童话主题、欧洲中世纪贵族风,甚至并不怎么和卡尔这种练习生搭调的中国风——还有各种杂志内增随机海报、明信片和小卡的写真拍摄,后来卡尔粗略估计了一下,那两天大概单人图和多人图拍了不下一百张照片。

好在他镜头感不错,必要时放得挺开,高级脸也很上镜,于是多出来的时间卡尔就坐在场地的一边休息。

“嗨。”听见招呼声,卡尔转头,发现刚才负责部分拍摄的年轻人站在自己身后。他并不像其他摄影师一样穿着黑色的外衣,而是披着深蓝色花纹考究的长外套,袖口理得整齐。

卡尔注视着他坐在自己身边,向自己伸出手:“约瑟夫。”

“伊索·卡尔。”卡尔和约瑟夫握了握手,在发现对方的手指有些冰凉后,和着他蓝色的眼睛联想到了深不可测的海洋。

“很高兴认识你,卡尔先生。”

“叫我卡尔就好了——身边的人都这么叫我,习惯了。”卡尔停顿了一会儿,“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你?”

约瑟夫双手撑在身后,望着不远处忙碌拍摄的人群。“嗯,之前在欧洲那边工作,前段时间不是跟着《六尺之下》剧组走了不少人吗,所以就被调过来了。”

“噢……“卡尔挑了挑眉,发现自己好像并不知道怎么继续这个话题。

两人沉默了一段时间。

“话说你镜头感挺好的,之前有练过吗?”约瑟夫语气里带着好奇,“比一般的练习生好太多了。”

“实际上,”卡尔深吸一口气,“我当练习生快三年半了——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了。”

“愿闻其详。”约瑟夫小小地往卡尔那边挪了一点距离。

之后每次回忆起这段时光卡尔都会感到惊奇,并不喜欢与人交流的自己竟然在那天和约瑟夫说了一个下午,而且感觉,好像还挺开心。


—TBC—


本来想一发完结......但是:)

拖了两周,对不起 @一勺米饼🍘 

再次强调,OOC属于我,以及......文风真是十分的奇怪【溜了

评论 ( 4 )
热度 ( 130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