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那个夏天,奈布不知道的九件事


“我不希望,你的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是一期一会。”


One.

      很多年以后,当杰克再次记忆起那个夏天,他总是会首先想到,自己到达那个南方城市的下午。

      宿舍楼是欧式风格的六面体建筑,尖尖的穹顶在午后阳光的映衬下美丽而淡然。杰克对着闷热的电梯里金属墙上镶嵌的镜子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在电梯到达发出“叮”的一声时优雅地转身,拖着棕色的行李箱走出去。

      406.

      杰克反复确认门牌号是否正确,然后深吸一口气,敲响了宿舍淡黄色的木门。

      “咚咚咚。”杰克后退一步,左手扶着行李的金属拉杆,右手有些不安地垂在身侧。

      门开了,穿着深绿色卫衣的男生小心翼翼地露出半张脸。蓝眼睛的少年比他矮半个头,右手抱着一本书,左手扶着门框。杰克注意到他卫衣上白色的狂乱字迹:Don’t want love, wants pizza. 

      “你好,我叫杰克。”杰克意识到自己似乎盯着对方的时间有一点过长,连忙做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奈布。”回答他时,少年微微勾起唇角。

      对上目光的那一瞬间,奈布童话般湛蓝的眼睛中的一汪清水淹没了他。

      那是奈布所不知道的第一件事。

      

Two.

      杰克整理行李的时候奈布显得很安静,他坐在床沿上,低着头认真看书。杰克一边努力把床单铺展开,一边绞尽脑汁地想能够迅速拉近关系的话题。

      “你喜欢《百年孤独》?”杰克注意到对方床头摆放的书籍里独特的黑色封面。

      “嗯。你也喜欢?”奈布抬眼,眼中那一抹蓝色再次惊艳了杰克。

      “是的,加西亚·马尔克斯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你应该喜欢看电影吧?”为了避免更多的目光接触,杰克重新整理了一遍衣柜。

      “嗯。”奈布犹豫了一会儿,又说,”喜欢小清新一点的。”

      “那晚上要不要一起看,我的百度云里有很多资源。”杰克关上衣柜,自然地转身,对奈布说到。

      奈布答应了。他们选的电影是《Love,Simon》,一部画风唯美、情节治愈的LGBT主题电影。杰克在上夏令营之前就看过了,所以这次并没有花很多心思在电影的情节上。

      宿舍里很黑,窗帘没有拉严实,从缝隙中透出一丝微光,铺在木地板上,在空调持续不断的冷风中轻轻颤抖。两人缩在各自的被子里,杰克假装有些困,向下挪了挪,刚好和奈布的肩膀靠在一起。他悄悄瞟了一眼对方,奈布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iPad屏幕。

      杰克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只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一定不要睡着。

      他睁开眼,然后发现奈布柔软的棕发凌乱地散在自己身边的枕头上。

      杰克稳了稳呼吸,没有出声。过一会儿,奈布似乎醒了,慢慢转了个身,杰克吓得闭上眼。

      他听见对方“窸窸窣窣”的下床声,不敢睁眼。直到一切重归平静,他都不敢变换姿势。

      奈布喊他起床时,杰克假装困倦地揉揉眼。嗯……早知道就悄悄扯住他的被子了。

      那是奈布所不知道的第二件事。


Three.

      因为两人参加的是探索式而非学术性的夏令营,日程安排并不是特别繁忙。

      八点半是早餐时间,杰克和奈布到达Canteen的时候已经有了不少人,经过第一天的破冰仪式,大家都有了三三两两的小团体,聚在一起兴奋地讨论。

      Canteen是自助式的,杰克对于早上吃沙拉这种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于是径直走到一旁,熟练地切面包,放进烤面包机。当他仔细地在薄薄的面包片上涂好金黄的橘子酱再转身时,发现原本站在中间餐台处的奈布不见了。

      杰克皱起眉。他并不想和不熟悉的人勉强坐在一起,于是开始在人群中寻在自己失踪的室友。作为夏令营里唯一一个英国人,杰克的存在总是引人注目。他撑起礼貌的微笑,对其他人的“早上好”一一回应。

      “你跑到哪里去了啊,我一直在找你。”杰克找到呆立在酸奶机旁的奈布时,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在找意面。”看见他的出现,奈布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杰克叹气。“下次再走丢我就不管你了。”

      骗你的啦。You have my concentration.

      那是奈布不知道的第三件事。


Four.

      那天的House Time 结束后,两人偷偷溜出宿舍大楼,决定来一次深夜校园旅行。

      此次夏令营所在的校址比较偏,连片的欧式建筑是学院的主体,宏伟广阔的建筑位于一片人工湖中心的小岛上——听说秋季开学后还有皮划艇比赛。

      原本想溜进图书馆看书的——杰克一直认为深夜有人一起看书是一件幸福的事——无奈图书馆并不是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在绕着略显阴森的实验室大楼转了好几圈之后,杰克建议到靠近湖边的棒球场去看看。

      墨色的天空上没有星星。球场周围刺眼的灯光像电影里恰到好处的渲染一样缓缓推动他内心膨胀到不真实的情绪。他不停告诉自己,今天才第二天,远没到结局……

      杰克走在奈布的斜前方,双手插在卫衣里。他微微低着头,注意着身后人投映在地上的影子,小心翼翼地不去踩到。

      湖风拂过,杰克从兜里抽出一只手,试图将飞起的发丝压下去。他努力想着如何开启话题,并打算在下一个跑道转角打破沉默。

      当他们来到下一个跑道转角时,杰克转身,发现奈布的头带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下来了,此刻正被它的主人掩饰性地藏在身后。

      他“噗嗤”一声笑了。蓝眼睛的少年隔着无形的风和他相望。

      请让时间……瘫痪在这一瞬间吧。

      那是奈布所不知道的第四件事。

      

Five.

      夏令营进行过半,大家开始以小组单位做各自喜欢的项目。

      按理说为了让参与者接触更多的人,同一个宿舍的人是不会被分在一个组的。但不知道是运气太好还是分组系统出了差错,杰克和奈布被分到了同一个组。看到分组时杰克内心小小地雀跃了一下,然后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对奈布说:

      “嘿,我们被分到同一个组了诶。”

      项目初具雏形后,杰克承担了设计海报和logo的任务。因为没有特别齐全的绘画用具,任务进度比预想中的缓慢。最后他只好牺牲掉洗漱后看视频的时间,穿着睡衣到公共休息室继续画画。

      杰克画画的时候,奈布坐在他身边处理项目规划表。杰克知道奈布早就完成了规划表,因为他打电话让组长在微信上接受文件时杰克刚好在旁边听见了,也明白奈布实际上是找了个借口陪自己。

      虽然知道熬夜对身体不好,他也不该如此自私地渴望对方多陪自己一会儿,但杰克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他在落笔前故意思考很久,尽量地拖延时间。

      凌晨两点,杰克终于完成了早该完成的手绘海报。

      那是奈布所不知道的第五件事。


Six.

      公共休息室在熄灯前总是充满了玩牌的男生。他们并不打扑克——那显得太成熟,也不玩德国心脏病——那过于幼稚。所有人几乎是统一地决定要用Uno分出高下。

      如果不在第一个出完所有牌的人获得胜利时及时停下进行下一轮,在一大群人围坐在地板上参与游戏的情况下,这个游戏总是会陷入无法控制的出牌抽牌再出牌的死循环。

      杰克不喜欢这样的游戏。尤其是当那群男生总是吵吵嚷嚷,幸灾乐祸地取笑被罚牌的人时。

      但奈布不一样,他没什么表情,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困意。杰克总是装作不经意地看他,奈布也会用眼神回应他。

      大概是宿友的默契吧。杰克想着,不自觉地微笑。

      他观察着奈布出牌的习惯。他不会像其他人一样粗鲁地将牌甩在圆圈中央,而是轻轻地把新牌放在边缘一个特定的位置。

      奈布与杰克之间有三个人的距离。每次轮到杰克出牌时,他总是会优雅地向前倾斜身体,把牌放在那个“特定的位置”。

      而三个人之后,奈布总是会把牌压在杰克的牌上。

      没人打扰他们的默契。

      那是奈布所不知道的第六件事。


Seven.

      夏令营快要结束时两人决定再进行一次校园旅行。

      依旧是一个没有星星的黑夜,夜色中建筑物美轮美奂的轮廓没有改变,图书馆暖黄的灯光没有改变,唯一不同的是天空微微飘着小雨。

      按照最初的路线走过一遍后,两人又回到了棒球场。雨水浸润了人造草坪下的土层,跑道显得有些泥泞,周围苍白的路灯光在蒙蒙细雨中显得愈发遥远。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讨论了一会儿第二天小组项目的主题演讲,然后陷入沉默。

      两人并排走着。奈布戴着棒球帽,难得地穿上了衬衣,纷纷扬扬的雨沾湿了他的肩。杰克头顶扣着卫衣的帽子,帽檐下支棱出的黑色刘海湿湿地贴在额头上。他感到视线有些模糊,模糊到看不清身边人的脸。

      他突然害怕,害怕他们的相遇就像一场梦,经历时难舍难分,梦醒后仍旧照常生活,一点印记都不留。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他想了很久,还是发道。

      少年微微抿着唇,没有回答。

      他犹豫了。杰克有些莫名难过。

      “这不会成为一期一会,对吧?”他压抑住声音中的急切。

      仍旧没有回答。回到寝室的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熄灯后杰克躺在床上,在脑海中清晰地责备自己。他有些后悔,自己应该把最后那句硬生生憋下去的话说出来的。      

      别忘记我。

      那是奈布所不知道的第七件事。


Eight.

      夏令营结束的最后一天晚上,学院中心的全玻璃阳光房里举行了一次告别派对。

      喑哑低暗的灯光自天花板上的舞会彩球上铺撒在透明的玻璃地面上,迷幻的气氛充斥在厚重的空气里。杰克扯了扯自己的衬衣领子,感觉到有些闷。

      他想起刚才的那支歌,Wildest Dreams,一首他很喜欢、歌词很贴切的歌。他想起转身时突然和自己寻找了一整个派对的人面对面。他想起自己微凉的鼻尖刚好抵在奈布温热的额头。他想起自己悄悄地将手绕过男孩单薄的背,想起自己做好了在下一秒就把他拉进怀里狠狠吻下去的准备。

      然而音乐停了。

      下一秒杰克就转身慌乱地挤出舞池,脸颊因为自己刚才的举动莫名发热。他面对着台式空调,准备余下的时间都在冷风中度过。期间有不少女孩略带羞涩地邀请他一起跳舞,被他一一礼貌拒绝。

      也许就这样了,也许一切都只能存在于他的Wildest Dreams里了。

      最后一首音乐响起时,杰克发现了奈布的身影。对方站在饮品台旁,端着一个纸杯冷静地看着舞池中间疯狂的人群。

      电吉他、贝斯和打击乐节奏强烈的编排弹奏中,杰克目光锁定住蓝色眼睛的少年,一步一步稳稳地向着自己的宿命走去。

      “Cause we’re young and we’re reckless…

      在奈布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杰克轻轻拿走他手中的杯子,放在一边的饮品台上。

      “We’ll take this way too far…

      他左手搭上了少年的肩膀,深深地凝视进对方湛蓝的眼睛。

      “It’ll leave you breathless…

      杰克缓缓低头,感受到奈布逐渐急促的呼吸:“跳舞吗,小先生?”

      “But I’ve got a blank space, baby… And I’ll write your name.”

      “你的名字已经刻在我的心上了。”杰克勾起唇角。短暂的对视后,他捧着奈布的脸,镇重地吻了下去。

      而那个吻,早已被他在脑海中反复无数次排练,演绎。并没有想象中的华丽,但缓慢、轻柔,足以深刻铭记。

      那是奈布所不知道的第八件事。


Nine.

     多年之后,当杰克再次记忆起那个夏天,在结束漫长的回忆前,他总是会想起后来的再次相遇。

      那是在繁华纽约的某条街上,旁边的店铺放着斯威夫特女士2008年的老歌<Love Story>。早已成熟的两人无意间擦肩而过,然后几乎是在同时顿住脚步,转身——

      奈布湛蓝色的眼睛在初春的阳光下倒映出时光的美好,一如曾经一样。

      距离他们相遇的那个夏天已经过去了十年,杰克坚信着他们会再次遇见,依靠着短暂时光中经历的一切默默等待了他十年——

      那是奈布不知道的第九件事。


—END—


脑洞一时爽,细化......

今天是喜欢上杰佣的第一百一十四天,我还在这里❤️

P.S:最近突然对魔法世界着迷,弱弱问一句有人同样喜欢德哈(Darry)和亚梅(AM)这两对的吗......

评论 ( 27 )
热度 ( 160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