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第五人格】那些旁观者

  • 魔人理发师&萌新忧郁蓝

  • 小甜饼/十分OOC

  • 大概是庄园其他人眼里的杰佣

  • 特别鸣谢胡子先生、红教堂的友情出演


One. 艾玛·伍兹

      艾玛是一名园丁,仅此而已。

      如果真的要说她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作为一个园丁,她总是专心破译,从不拆椅子。

     毕竟游戏结束之后还要在万恶的庄园主的监督下把椅子重新修好,然而还有很多其他事情的艾玛并不想浪费时间在修椅子上。

      至于是其他什么事情……大概就是明目张胆地观察庄园里那些冒着被扣工资的危险还要谈恋爱的勇敢的人们吧。

      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后艾玛得出了一个结论:整个庄园里最不可能谈恋爱的人,是和她同一时期的理发师杰克。就是那个面无表情、胸前佩戴着一把银色剪刀、戴着迷之永不会掉下的高顶礼帽、衬衣领子竖得特别高的杰克。

      话说回来,前两天有一局游戏她匹配到了理发师,同局的求生者还有庄园情感咨询师艾米丽、热心群众玛尔塔和一只忧郁蓝奈布。那个忧郁蓝应该是个新人——反正艾玛从来没有见过他。

      和每个刚刚来到庄园的雇佣兵一样,他不怎么说话,带着常年待在战场上的人才有的孤寂神情,大半的面容掩藏在兜帽的阴影下,只露出带伤的唇线和坚毅的下颚。刚好杰克带了拜访,于是两人就这样打了个照面——

      杰克行完绅士礼起身时恰好和奈布对上了目光。两人都愣了一下,也是在那时艾玛才看清雇佣兵帽檐下的面容——与血腥的战争不相符合的湛蓝眼睛,仍显稚气的高挺鼻梁,眉眼间带着年轻人特有的倔强。

      杰克回到等待席后,艾玛听见艾米丽和玛尔塔窃窃私语:

      “我怎么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也是,你看杰克刚才那突然变化的眼神,多半要步入白纹、雾鹗的后尘。”

      艾玛回头看向奈布。

      和每一个刚刚来到庄园、第一次遇见杰克的雇佣兵一样,他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Two. 玛尔塔·贝坦菲尔

      玛尔塔是一名空军,仅此而已。

      如果真的要说她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贝坦菲尔女士从没有作为长官的高傲,总是很热心地帮助身边的人。

      不论是在游戏里还是游戏外——游戏里遛鬼扛刀救人从来不虚,贝坦菲尔长官分分钟教你做人;游戏外上至庄园的重大事务,下至日常的材料采购,热心群众玛尔塔女士都贡献了不少力量。

      比如前段时间的一场游戏里,玛尔塔匹配到了一个萌新佣兵。秉承着“战友就由我来保护”的军人的原则,玛尔塔时刻关注着对方的动向。

      不过估计是由于新人比较好欺负的原因,开局后杰克就没有现过身,一直追着奈布,直到对方倒地。玛尔塔当机立断放下手中的电机,操着枪就往案发现场赶去。

      不过当她发现理发师这家伙竟然没有像平日里一样带着鬼脸披肩,而是换上了玫瑰手杖,她又犹豫了。虽然她还是愿意相信“一见钟情”这个词,但这也,太快了一点吧……

      然而就在玛尔塔犹豫的空档,杰克已经麻利地把疯狂挣扎的佣兵挂上了椅子。

      嗯?Excuse me?不是确认过眼神是对的人吗?玛尔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被绑得死死的奈布仍在不甘心地挣扎,新鲜的血液顺着逃跑时磨破的皮肤缓缓流下,修长的双腿徒劳地踢蹬着,身体在偶尔停歇的空档里不可察觉地颤抖。

      玛尔塔拔出枪。

      “站着别动,我来帮你!”

      哼,杰克,今天贝坦菲尔长官就让你了解一下什么叫作“神枪手”!

      “砰!”

      ……唔,竟然空枪了,真是不好意思。


Three. 艾米丽·黛儿

      艾米丽是一名医生,仅此而已。

      如果真的要说她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她还在欧利蒂斯庄园兼职情感咨询。

      比如曾经的红蝶小姐和海伦娜女士,班恩先生和某个幸运的家伙……全都在成功牵手前她这里做过咨询。当然她也提供售后服务,情侣间偶尔的吵架艾米丽也能很好地调和。

      再比如,最近经常来找她的杰克。对方是个理发师,和她同一时期。按理说理发师应该很冷酷无情,而这位甚至是园丁小姐“最不可能恋爱榜单”上的第一名,没想到……

      “这么说……是那个忧郁蓝?”听了杰克并不清晰的讲述,艾米丽仍然摸不到头绪,“那你打算怎么追他?”

      理发师总是少言寡语。杰克想了很久,才慢悠悠地憋出几个字:“就那样吧。”

      “你是说顺其自然吗?”艾米丽思考很久,感觉奈布的气质好像也可以登上“最不可能恋爱榜单”,按照杰克这样的话,事情好像有点难办。

      “那……”艾米丽突然想起了什么,“包括在平时的游戏里挂上椅子吗?”那天的游戏艾米丽也在场,在角落里目睹了满级大佬杰克残害初级萌新奈布的全过程。

      杰克点点头。“游戏是一回事,恋爱是另一回事。”

      艾米丽撑起一个职业性的完美微笑:

      “这样啊。你走吧,我帮不了你。请您自求多福。”


Four. 幸运儿

      幸运儿是一个幸运的家伙,仅此而已。

       如果真的要说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他真的太幸运了,总是开局撞鬼。

      比如这次,又是转角遇见爱。

      看见监管者胸前标志性的剪刀,幸运儿想起了庄园里的传说:据说理发师全都凶残无比,诡异的面具下藏着阴森的笑容……并且,从不杀三放一,更别说像自己这样开局撞鬼的了,逃跑,想都别想。

      看着杰克优雅地慢慢靠近,幸运儿放弃抵抗,有些绝望地闭上眼。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他悄悄掀起眼皮——

      嗯?人呢?怎么走了?

      幸运儿十分不解,决定翻个箱子冷静一下。就在他摸出一把枪,正想要感叹“今天也是欧气满满的一天呢”,同局的佣兵倒地了。

      好像是那个……新来的忧郁蓝?

      想起对方开局前隐藏在兜帽遮挡下的阴影里略带颓废美感的侧脸,幸运儿直觉得那个倒霉的家伙一定打不过凶残的理发师。但是没关系,我现在可是有枪的人哈哈哈。

      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幸运儿意外地发现杰克正抱着奈布原地转圈。

      什么骚操作?他有点懵,这个杰克怕不是脑子有问题。不过奈布好像看起来很不爽的样子,不断地挣扎。虽然有点害怕,但是幸运儿还是毅然决然地冲着理发师开枪了。

      奈布从杰克的魔爪中解放后做了个鬼脸,溜了。

      然后杰克就把也想溜走的幸运儿打倒挂在了椅子上。

      啧啧啧,我幸运儿今天就要实名举报你区别对待。

      不过后来又被半路折回来的奈布救下来就是了。


Five. 裘克

      裘克是一名靓仔,仅此而已。

      如果真的要说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作为一个恋爱零经验的单身狗,却每天被迫听隔壁的大兄弟讲自己慢慢追求路的新进展。

      兄弟,我以为你是个正直的人。每天裘克被杰克揪到阳台上“聊天”时,他总是会想起杰克刚来的样子。

      理发师,鬼脸披肩——妥妥的直男标配。曾经的杰克每一次上场都让求生者们绝望。冷漠、禁欲、冰山、总裁……呸呸呸,没有最后一个词,总之理发师曾经是一个很冷酷的家伙。

      不过是什么时候身边这位老哥开始改变了呢?大概是那个忧郁蓝来了之后吧……说起来,那个佣兵还真是倔强,刚开始的游戏里总是勇敢地承担起遛鬼的责任,明明知道自己技术不够好也不会有人来救还总是拼命为队友争取更多的时间。

      裘克不理会他,径直飞了其他三个人之后放他走地窖。然而赛后却被杰克举报了,理由是什么“只有我才能放他走地窖”!什么鬼?!

      不过后来裘克也能感觉到奈布的实力在慢慢增强,于是开始认真地对待有他的每一场游戏——总之追着他不放先第一个飞了再说。然而他还是被杰克举报了——理由是“他是我的人,要飞只有我能飞,况且我舍不得飞”?!

      裘克很心塞。

      你的人?什么时候的事?老杰克你认真的吗?说好了一起单身呢?

      啧,小心我用火箭筒怼你老腰。


Six. 胡子先生

      胡子先生是一只猫,仅此而已。

      如果真的要说它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它的主人奈布·萨贝达,退役雇佣兵,胡子先生全世界最喜欢的人,是一个钢铁直男……吧。

      其实胡子先生也不明白“钢铁直男”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庄园里的小姐姐们窃窃私语多了,它也就学到了这个词。

      不过这段时间,小姐姐们好像不怎么背地里嘀咕这个词了,反而都是用一种隐隐带着惋惜的、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的目光盯着它的主人。

      胡子先生并不在意其他人看主人的眼神,反正主人是它一个人的,他忧郁的蓝色眼睛、注视自己时温柔的神情......奈布·萨贝达是属于胡子先生的。

      然而渐渐的,小姐姐们上门拜访的次数少了,连带着它的小鱼干也少了……胡子先生意识到事情开始变得严重。

      失去了额外小鱼干的胡子先生很生气。它简单地把小姐姐们不来的原因归结到那个天天来拜访主人,穿着深蓝色礼服、戴着愚蠢面具,高顶礼帽摇摇欲坠、发型凌乱的陌生男人身上。     

      为了阻止那个男人的到来,胡子先生开始捣乱。它故意躲在门口的角落处,在主人开门时给那个高大的陌生男人使绊子,或者故意跳起来拉扯桌布,打翻桌上的红茶……

      看到那个男人白色衬衣湿透还装出一副很淡定不敢拿自己怎样的神情,胡子先生就高兴原地转圈想要“喵喵喵”。

      然后它就被主人一脸怒气地关了起来。

      喵呜,好委屈。


Seven. 红教堂

      红教堂是一座教堂,仅此而已。

      如果真的要说它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不是传说中所谓什么“哥特式古老建筑曾经辉煌却因为一桩命案导致现在废弃荒无人烟的恐怖教堂”,而是——

      “杰克、奈布,你们且站在此处不要动,我去把红教堂给你们搬过来”。

      红教堂不懂自己为什么每天被人威胁着说要被搬来搬去——


      它难道不可以自己走过去吗。


—END—


是小诗  @晓晨月 的点梗,不过我好像写不出魔系杰克那种感觉......

以及,

今天是喜欢上杰佣的第一百一十二天,虽然经历了一些事情,但我还在这里❤️

评论 ( 9 )
热度 ( 165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