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那个夏天,杰克不知道的九件事

“我不希望,你的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是一期一会。”

One.

      很多年以后,当奈布再次记忆起那个夏天,他总是会首先想到,自己到达那个南方城市的下午。六面形的房间里,阳光透过落地窗,默默铺撒在木质地板上,空调的冷风持续不断地吹出,在一片宁静中划出淡漠的波澜。

      宿舍很大,透过落地窗可以看见不远处教堂般宏伟的图书馆。奈布带着对夏令营即将开始的恐惧,拘谨地坐在自己的床沿上,等待着唯一的室友的到来。

      宿舍淡黄色的木门在他第六次翻动书页时被敲响。敲门的声响很轻,很有礼貌。

      他关上书,抱在怀里,站起来,有些紧张。稍稍酝酿了一会儿,他才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穿白衬衣的好看男生,比他高了半个头。他拖着行李站在门口,柔软的黑色刘海下淡淡的绿色瞳孔边缘被一层玫瑰金包裹。

      “你好,我叫杰克。”他笑的温柔,向奈布伸出右手。他的手骨节分明,手腕处的衬衫袖口整理得严谨。

      “你好,我是奈布。”奈布腾出抱书的手,仓促地和杰克握了握手,然后侧过身,让对方进门。

      对上目光的那一瞬间,奈布脑海里闪过一句话。

      “他的眼睛就像不可预测的寂静海洋,足以令人沉溺窒息。”

      那是杰克所不知道的第一件事。


Two.

      陌生同龄人之间的友谊,在拥有共同话题时很容易就建立起来。

      整理完行李后杰克迅速地和奈布过了一遍平日里的爱好,在发现两人都喜欢《百年孤独》和加西亚·马尔克斯,都偏好清新的电影以及另类流行之后,迅速地建立了革命战线。

      当晚上熄灯后他们抱着各自的被子缩在杰克床上一起看电影时,距离两人认识才过去了八个小时。

      宿舍的灯熄灭了,窗帘没有拉严实,在宿舍空旷的空间里透露出丝丝微光。

      他们选的电影是《Love, Simon》,一部画风唯美、情节治愈的LGBT主题电影。奈布自认为泪点超级低,但是那次他并没有被感动到流泪,甚至除了心跳很快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感觉——可能是因为他花了一半的精力去注意明明灭灭的黑暗中身边人的呼吸。

      奈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他醒来时很迷糊,有着突然用力熬夜后的不清醒感。

      他眨眨眼,然后习惯性地翻了个身。

      杰克精致而略显疲惫的脸近在咫尺。

      心跳漏拍。

      奈布稳了稳呼吸,抱着自己的被子轻手轻脚地溜回到自己床上。

      一秒钟的短暂停顿后他的心开始跳的很快,快到他有种时间飞速流逝,而自己正在接近结局的感觉。

      奈布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不镇定,为什么不装睡再多呆一会儿呢?

      那是杰克所不知道的第二件事。


Three.

      因为两人参加的是探索式而非学术性的夏令营,日程安排并不是特别繁忙。

      八点半是早餐时间,杰克和奈布到达Canteen的时候已经有了不少人,经过第一天的破冰仪式,大家都有了三三两两的小团体,聚在一起兴奋地讨论。

      Canteen是自助式的,奈布沿着中间的餐台盛好水果后转身,发现杰克不见了踪影。

      一时间他有些慌,因为他并不擅长在并不熟悉的人群中还保持自信的镇静。奈布努力掩饰自己的表情,端着餐盘开始四处寻找失踪的室友。

      烤面包机微微的轰鸣声,饮品倾倒入杯中的水流声,卷饼被塞进电饼档的滋滋声,周围人的议论声,所有声音混杂在一起,让他更加心烦意乱。

      就在他放弃寻找准备找个角落吃完早餐迅速离开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跑到哪里去了啊,我一直在找你。”杰克淡绿色的眼睛里透出些许焦虑,他左手端着的餐盘上放着一片均匀的涂抹着果酱的烤面包,金黄的橘子酱在明亮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剔透。

      奈布松了一口气。“我在找意面。”他努力稳定自己的声线。

      我在找你。

      那是杰克所不知道的第三件事。


Four.

      当天的House Time结束后,两人偷偷溜出宿舍大楼,决定来一次深夜校园旅行。

      此次夏令营所在的校址比较偏,连片的欧式建筑是学院的主体,宏伟广阔的建筑位于一片人工湖中心的小岛上——听说秋季开学后还有皮划艇比赛。

      绕着成排的宿舍大楼和不远处的图书馆及实验楼走了一圈后,杰克提议去离湖很近的棒球场。

      没有繁星点缀的天空呈现出一片深沉的黑暗,高处暗暗浮动的云层渲染出一层层水彩画的意境。

       棒球场上人造的草坪在球场周围刺眼而夺目的灯光照耀下折射出满满的不真实感,红色与绿色晕染在一起,和黑夜形成强烈对比,让奈布有了一种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老电影里的感觉。

      杰克走在奈布斜前方,双手插在卫衣里,额前的碎发被湖风吹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他抽出一只手,试图将调皮的发丝压下去。

      在下一个跑道转角时,奈布趁着杰克的视觉盲区悄悄取下了头带,栗色的发混合着风,第一时间扰乱了他的视线。

      杰克转头看他,发现他凌乱的发型后“噗嗤”一声笑了。

      奈布假装无奈,快走几步和他并排走着。

      那是杰克所不知道的四件事。


Five.

      夏令营进行过半,大家开始以小组单位做各自喜欢的项目。

      按理说为了让参与者接触更多的人,同一个宿舍的人是不会被分在一个组的。但不知道是运气太好还是分组系统出了差错,杰克和奈布被分到了同一个组。

      在项目初具雏形后,小组成员开始着手设计海报与logo,作为隐藏的绘画大佬,杰克理所当然地承担了这个任务。

      因为没有特别齐全的绘画用具,海报的进度比预想中的缓慢。最后杰克只好牺牲掉洗漱后看视频的时间,穿着睡衣到公共休息室继续画画。      

      杰克画画的时候,奈布就坐在一边假装处理项目规划表。他是那么的聚精会神,淡绿色的眼睛里充满认真,棕色的睫毛只在偶尔的眨眼中微微颤动;他又是那么从容镇定,修长的手像是拥有魔力,每一笔一划都似早已在心中酝酿完成,恰如其分地落在画纸上。

      到了凌晨两点,杰克终于完成了手绘海报,而奈布的规划表也刚好“完成”。

      “不困?”杰克疑惑地看着奈布。

      “不困。”奈布硬生生地憋住一个哈欠,抱着略显沉重的电脑,跟着杰克慢悠悠地向房间走去。

      那是杰克所不知道的第五件事。

      

Six.

      公共休息室在熄灯前总是充满了玩牌的男生。他们并不打扑克——那显得太成熟,也不玩德国心脏病——那过于幼稚。所有人几乎是统一地决定要用Uno分出高下。

      如果不在第一个出完所有牌的人获得胜利时及时停下进行下一轮,在一大群人围坐在地板上参与游戏的情况下,这个游戏总是会陷入无法控制的出牌、抽牌、再出牌的死循环。

      奈布不喜欢这样的游戏。尤其是当其他男生吵吵嚷嚷,幸灾乐祸地取笑被罚牌的人时。

      但杰克不一样,他总是很冷静,表情没什么大的变化——偶尔在大家哄堂大笑的时候温和地笑笑,淡绿色的眼睛和奈布短暂地眼神接触,然后迅速移开,继续盯着自己手里的牌。

      奈布喜欢他出牌的样子,他不会像其他人一样粗鲁地将牌甩在圆圈中央,而是绅士而优雅地向前倾斜身体——这个动作使他可以隐约可见杰克衬衣摆下那一小片裸露的肌肤——然后将牌轻轻放下。

      杰克与奈布之间有三个人的距离。每次轮到奈布出牌时,他也总是会把牌轻轻放下——恰巧压在对方刚刚出的牌的正上方。

      那是杰克所不知道的第六件事。


Seven.

      夏令营快要结束时两人决定再进行一次校园旅行。

      依旧是一个没有星星的黑夜,夜色中建筑物美轮美奂的轮廓没有改变,图书馆暖黄的灯光没有改变,唯一不同的是天空微微飘着小雨。

      按照最初的路线走过一遍后,两人又回到了棒球场。雨水浸润了人造草坪下的土层,跑道显得有些泥泞,周围苍白的路灯光在蒙蒙细雨中显得愈发遥远。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讨论了一会儿第二天小组项目的主题演讲,然后陷入沉默。

      杰克和奈布并排走着,头顶上扣着卫衣的灰色帽子,帽檐投射下的阴影遮挡了淡绿色的眼。奈布戴着棒球帽,微微侧着头,细密的雨在他眼前的世界里纷纷扬扬地缠绕,让他有些无法辨认身边人的侧脸。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杰克突然发问。温和的声线也像是沾染了雨水,苏苏的,顺着时光,悄悄钻入奈布耳朵里。

      奈布犹豫了,他不知道杰克是指夏令营结束后的打算,还是更长远,对未来的打算。

      “这不会成为一期一会,对吧?”没有等他回答,瘦高的灰色少年再度开口。

      奈布没有回答。

      回到寝室的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熄灯后躺上床,奈布满脑子都是刚刚那场温柔而残酷的细密小雨,雨水滴落在脸颊上,渐渐聚积,然后蜿蜒着滑落。

      他想起杰克说的“一期一会”。

      不会的。我会找到你的。不论过去都久,我都会在茫茫人群中认出你。

      从相遇的第一秒起,他已经在心里将这个答案默默念了千万遍。

      那是杰克所不知道的第七件事。


Eight.

      夏令营即将结束的最后一天晚上,学院中心的玻璃阳光房里举行了一次告别派对。

      喑哑低暗的灯光自天花板上悬挂的舞会彩球铺撒在透明的玻璃地面上,迷幻的气氛充斥在厚重的空气里。女孩子们穿上适合派对的短裙,男孩子们纷纷换上潮流服饰,三三两两,兴奋地说笑。

      奈布端着果汁,无措地站在舞池远处的空调下。昏暗的光线让他感到不适,他不会跳舞,就连基本的随着音乐扭动身体都令他感到尴尬;他也不擅长社交,这么多天过去和很多人仍处于仅仅是认识的关系。

      节奏感强烈的乐曲鼓点撞击着耳膜,奈布麻木地远远观望着舞池里被一群人围住的杰克。他笑得很开心,但又和其他人保持着略显生疏的得体礼貌。

      就这么过了半场,在奈布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回宿舍收拾第二天离开的行李时,音乐突然切换到泰勒·斯威夫特的<Wildest Dreams>,人群骚动起来,不少人发出难以压抑的尖叫,然后随便抓起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一跃进入舞池。

      奈布像一滴渴望逆流的水一样被坚实的浪潮裹挟进了舞池。他慌乱地避开周围人的肢体动作,企图找出一条逃离的路径。

      那时他没有想到,也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像平日里喜欢看的欧美电影里一样,在一个无意的转身后和自己寻找与等待了一整个派对的人面对面。

      杰克靠得很近。因为身高原因,他微微低垂着头,微凉的鼻尖触碰上奈布的额头。      

      时间突然静止。

      周围的一切仿佛成为慢动作,在迷幻的灯光下再也看不真切。唯一剩下的,是和音乐中低沉的鼓点混杂的,两人凌乱的心跳。

      “He said let’s get out of this town, drive out of the city, away from the crowd…

      奈布的手轻轻放在杰克的白衬衣上,若即若离,温度缓慢地顺着指尖传递。

      “Say you remember me, staring at the sunset…

      他可以感受到杰克试探性的进一步靠近,他的手绕过自己的背,轻柔地护住,在嘈杂的世界中隔出一小片空间。

      ”Say you see me again, even if it’s just in your wildest dream……”

      像所有电影情节展现的那样,奈布带着恐惧与不敢相信混杂的感情,微微闭上眼睛,等待着下一秒的来临。

      “In your——”音乐突然被暂停。两人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恢复清醒,对视两秒,然后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奈布走到饮品台,倒了一杯冰水。冰凉的液体浇灭了炽热的气氛,他回过神来,有些后悔——

      就算是音乐停止了,他也可以像两人共同喜欢的电影里的情节一样,感受着杰克咫尺的气息,然后镇重地吻下去。

      因为那个错过的吻,他的男孩后悔了一个晚上。

      那是杰克所不知道的第八件事。


Nine.

      多年之后,当奈布再次记忆起那个夏天,在结束漫长的回忆前,他总是会想起后来的再次相遇。

      那是在繁华纽约的某条街上,旁边的店铺放着斯威夫特女士2008年的老歌<Love Story>。早已被时光打磨成熟的两人无意间擦肩而过,然后几乎是在同时顿住脚步,转身——

      杰克淡绿色的眼睛在初春的阳光下折射出时光的温柔,一如曾经一样。

      距离他们相遇的那个夏天已经过去了十年,他的男孩终于如同最初的约定一样等到了他——

      那是杰克所不知道的第九件事。

—END—


过两天再肝个杰克视角,依旧是小甜饼!【emm,先让我瘫一会儿......

有好多想写的啊没有时间!五月份的二工长篇拖到现在都还没有上线,那天翻上个月写的东西才发现自己似乎还有个ABO的坑只开了个头......

今天是喜欢上杰佣的一百零六天,我还在这里 ❤️


补个档:(杰克视角)那个夏天,奈布不知道的九件事

评论 ( 29 )
热度 ( 201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