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第五人格】今日娱乐头条<9>


34.

      当奈布看到玛尔塔的短信说特蕾西和海伦娜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延迟了,让他和杰克先吃饭,然后晚上再去FI的酒吧汇合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了饭店的门口。

      我订的是八个人的包间,餐品已经订好了的那种……两个人吃八个人的菜……你是认真的吗?

      然而当奈布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并没有给玛尔塔说过自己和杰克在一起的时候,服务员已经把前菜端上了桌。

      所以她是怎么知道的......还是说,她是故意的吧。奈布看着那一道道卖相极佳的菜,感觉自己要自闭了。明明是打算带许久不见的IDENTITY五个队员来品味中国美食的,结果变成了隔着偌大的一张桌子和前男友面面相觑。

      这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那什么,特蕾西和海伦娜的飞机延误了,所以,只有我们…… Help yourself, 请尽量吃。”奈布努力保持微笑。

      不过要好在中国地大物博,美食文化源远流长,随便介绍一道菜的历史、材料、做法什么的都可以尬扯上十多分钟,而他们面前有一桌子菜,成功避免了像下午找不到话题的尴尬。

      奈布觉得自己要是以后真的不想在娱乐圈混了,改行去当美食博主也完全OK。

      当然只谈论食物是不可能的,后来餐桌上的话题不可避免地回到了两人各自的事业和生活。

      “对了,话说你还在画画吗?”奈布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画啊,”杰克不太会用筷子,夹菜的动作有些笨拙,“我前段时间才给伦敦地铁画了宣传海报。”

      “是吗……我以为你早就不画了。”奈布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声音骤然减小,像是喃喃自语。

      杰克没有说话。

      奈布突然觉得嘲讽。自己最初的愿望是当一名画家,却莫名其妙地出道做了艺人,被舆论评判着。不论如何告诉自己“其实这样的生活还是挺好的”,内心总还是会有不甘吧。正如不论自己如何努力,都适应不了聚光灯照耀在眼睛里的刺痛。

      感觉一切都是虚假的啊……演唱会万人空巷又怎样?站在台上,灯光太亮,根本就看不清台下的人。

      而且喜欢本就是一个短暂的东西。只要有一点做的和大家期望的不一样,就会有“粉丝流失”,公司又该想着如何劝自己上节目了。

      “你说我这生活就像是一部神奇的电视剧一样,明明在军校念书,偏偏退了要去读艺术,读艺术就算了,最后还进了娱乐圈。

      “只是这部电视剧,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好的结局呢?

      “不过什么样的结局是好的结局呢?我自己都想不清楚。”


35.

      FI旗下的酒吧在一个繁华的商业区相对破败的角落。酒吧的外墙装修没有延续FI一向的奢华欧风,十分简朴,要不是在窄窄的门外立了个“FI’s Bar”,根本看不出这里是什么地方。

      奈布刚出道的时候每周都会在这里驻唱,后来表示自己的作息时间不能被打乱,就把重担交给了公司新招的其他艺人。

      奈布和杰克推门进去,门内的世界才是一个酒吧真正应该有的样子。昏暗的灯光,迷幻的氛围,穿着热裤短裙的年轻女生到处跑,酒水的味道混合着荷尔蒙的味道刺激着人的神经。

      奈布把口罩往上提了提,然后快速地穿过人群去找IDENTITY在的卡座。走了两步他发人实在太多,于是向身后的杰克伸出手:“喂,拉着我,别跟丢了。”

      杰克的手有些凉,奈布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指骨。他突然想起杰克第一次带自己去酒吧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牵着手在人群里穿梭。

      到达卡座,奈布意外地发现只有四个人。

      “好久不见,海伦娜。”奈布和海伦娜拥抱了一下。海伦娜歪着头冲杰克打了声招呼,理了理和酒吧氛围格格不入的连衣裙,淑女地坐下。

      “嗨,两位帅哥,等你们很久了。”玛尔塔翘着腿,冲他们举了举酒杯。

      “特蕾西呢?”

      “她说要去献歌一首,以表示自己第一次来到中国的喜悦。”艾玛递给他一个酒杯,奈布注意到她指甲上野性的图案,“我们已经点了几瓶了,你不介意吧?还是要单点?”

      “不用单点了。”奈布刚刚坐下,就听见不远处的小型舞台上传来熟悉的声音。他抬头,越过杰克的侧脸刚好看见舞台上的人影。特蕾西一身朋克摇滚的打扮,正抱着电吉他调音。

      人群开始骚动。FI的酒吧的人员进入有严格的规则,通常要提前预定,因为时不时就会有FI旗下哪个艺人出现。至于今天IDENTITY以及奈布杰克的同时出现,完全是例外中的例外。

     节奏感极强的前奏响起,人群开始沸腾。特蕾西的Solo风格走的是摇滚,和IDENTITY的组合定位Dance Pop差异挺大,奈布总是会想特蕾西娇小的身躯里哪儿来这么强大的可以操控全场的爆发力。

      不愧是美国大热女子组合的一员,特蕾西硬生生地把酒吧献唱变成了音乐节Live Show。

      “你也去唱一首吧?”艾米丽建议道。

      “什么?”奈布没有听清。

      “我说,你也去唱一首吧,争取拿下明天的头条!”

      “不不不,不去不去。”奈布极力反抗。

      “喂,Tracy!”艾玛直接站起来冲台上的特蕾西招手,“奈布说他想唱歌!”

      奈布还来不及说各位姐姐你们要是真的想唱我们改天去订歌房,就听见特蕾西通过话筒放大十几倍的声音:“今天我们整个组合都在这里,杰克和奈布也在呢,是大团圆没错了!对了,奈布说他要唱一首呢,那就掌声有请啦!”

      人群顺着特蕾西指的方向看过来,奈布感觉自己瞬间暴露在强光下。

      这糟糕的出场方式……奈布无奈起身走向酒吧中心的舞台。

      闪光灯不停闪烁,尖叫声不绝于耳,但是大家都很理智地和艺人们保持一定距离,毕竟谁也不想惹出事再也踏足不了这个地方。

      奈布走到台边,对乐队轻声嘱咐了几句。

      他在吉他轻柔的和弦中走上舞台中央,双手扶上话筒。依旧是一束直直的灯光笼罩着自己,舞台不算高,台下的人仍旧面目不清。

      没有耳麦,整个人仿佛浸泡在音乐中。越过人群,奈布看见了坐在卡座外围的杰克。他微微笑着,昏暗的光在精致的脸上落下一片阴影,恰到好处地遮盖了他的表情。

      "This night is cold in the Kingdom, I can feel you fade away......"("这王国的夜晚如此寒冷,我可以感觉到你慢慢消失……")

      "Could you find a way to let me down slowly, a little sympathy I hope you can show me......"("你可否找到一种方式,离开时让我慢慢失望,只希望你留给我一点慈悲之心……")


36.

      从酒吧出来后奈布决定打车回家。

      IDENTITY坐上酒店派来的专车离开了,只留奈布和杰克站在路边。

      平静的夜晚,没有风,奈布手揣在外套兜里,盯着脚下的地面,小声哼着"Let Me Down Slowly"的旋律。

      "打车回去?很明显你不能开车了。"杰克伦敦雾气般的嗓音响起,有些遥远。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奈布感觉头有点昏。他没有看杰克,仍低着头,研究自己鞋尖的花纹。“我家离这里不远。陪我走一下。”

      "嗯。你走里面。"

      两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距离。奈布在下一个路口走上了花坛,停住,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杰克头顶柔软的黑发 。杰克也停住抬头看他。

      突然奈布的手机铃响起来,他漫不经心地点了接通键:“喂?”

      经纪人紧张的声音传来:“奈布你在哪儿?你看微博了吗?为什么你和杰克又上热搜了……”经纪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讲,声音通过小小的话筒,扩散在路灯光弥漫的夜空中。

      奈布把手轻轻搭在杰克肩上。他们沉默地对视着,突然奈布对着通话另一边的人说道:“我们真的在一起过。”

      “什么?”

      “我真的和他在一起过。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未等对面有任何反应,奈布就挂掉了通话。然后在他闭上了眼睛,张开双臂,向前倒去。

      一切像是慢动作。微风划过耳边,行道树在街道上落下参差的阴影。

      杰克稳稳地接住了他。因为身高差的缘故,奈布微微踮脚,把头放在杰克肩上,鼻尖触碰到对方的耳垂。

      不知道过了多久,杰克轻轻地说:

      “你说想要好的结局。我……可以允许我,给你想要的结局吗?”

      奈布把脸埋在杰克肩窝,隔着薄薄的衬衫感受他的体温。

      “……看你的表现。”


—TBC—     


今天是喜欢上杰佣的第八十六天,我还在这里❤️

评论 ( 14 )
热度 ( 141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