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杰佣】那片海

  • 蝠鲼杰克&弹簧手奈布

  • 是小甜饼!

  • 今天是喜欢上杰佣的第八十四天,我还在这里。

  • 全文4500+

The Beginning

      男孩,海洋,奇遇。

      和很多故事一样,这个故事的开头很简单。

      清晨的海浪冲上沙滩,然后慢慢回落,在沙滩上遗留下一串白色的泡沫。天空是清淡的蓝色,偶尔有微风拂过。几只海鸥停在岸边的岩石上,用喙梳理着羽毛。海浪拍上沙滩,它们不安地挪动一下身躯,展开翅膀向远处飞去。

      小小的少年沿着海浪在沙滩上留下的湿润的痕迹走着,精致的皮鞋微微陷进金黄的沙子里,在身后留下一串足迹。他穿着白衬衣和背带短裤,及膝的灰色长袜包裹着男孩在这个年龄特有的细长小腿,头上戴着的贝雷帽斜斜地盖住一半额头。帽檐下是一双灵动的绿色眼睛,观望这个世界时带着好奇与天真。

      他一直向前走着,有时停下来,原地转个圈,看看四周的景色。

      海岸线曲折地向前延伸。不远处是一片森林,岩石渐渐多起来。少年轻巧地在岩石之间跳跃,张开手臂控制平衡。

      逐渐接近森林入口处的那块标志性的巨大岩石,海岸周围激起的细小水花都看得清晰。

      少年笑了。

      天空的蓝很淡,他眼里的绿很深。

One.

      在这片无名森林与沙滩交界处的海域里,住着一只孤独的蝠鲼。

      他其实并不属于这里,只是天性喜欢冒险,无意间随着大西洋东部的暖流一路游到了这个陌生地方。

       这里的蓝好像和其他地方很不一样。他想,反正自己也一直都是独来独往,而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嗯,那就呆在这里好了。

       白天他在附近的珊瑚礁巡游,缓慢地扇动宽大的胸鳍,悠闲地看着身边受到惊吓窜来窜去的小鱼;夜晚就游到岸边的浅水区,远远地看着陆地上那一片森林。

      真好啊,那片森林。他总是会在心里默默感叹,但我可能永远都无法接近。

      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在这片海域停留多久,也以为自己的生活会继续这样随着时间的渐渐流逝缓慢进行。

      直到那天晚上,他遇见了一个男孩。

      男孩坐在森林和沙滩交际处的巨大岩石上,双手撑在身后,仰头看着带着点点星辰天空。他感到好奇,因为从来没有人在夜晚来过这片森林。

      听见水花翻涌的声音,坐在岩石上的男孩注意到他的逐渐靠近。

      “哇,你是什么鱼?长得好奇怪!”他发现到男孩的眼睛是漂亮的绿色,亮晶晶的,在黑夜里闪着光,“我没有见过你……你住在这里吗?”

      他轻轻扇动宽大的胸鳍表示赞同,海水随着他的动作轻轻荡漾。

      “咦,那是你的翅膀吗?”男孩注意到他的胸鳍,表情变得有些疑惑,“为什么鱼会长翅膀呢?还是说……你会飞?!”

      他不太懂“飞”是什么意思,但思考了一会儿还是迅速地下潜十几米,然后以旋转的游姿上升,跃出水面,张开胸鳍,表演了一个漂亮的空翻。海水划过他的身体,形成一道道美丽的弧线。

      “这么厉害!”男孩用衣袖抹去溅在脸上的海水,笑得开心,“你好,我叫奈布·萨贝达,你叫什么名字呢?”

      他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名字,也不会说话,于是只能停留在岩石边,默默注视着岩石上的少年。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男孩笑了,眼睛弯弯的。他说:“要不我给你取个新名字吧。嗯……杰克怎么样?”

      好吧。他轻轻拍打出细小的水花,笨拙地原地转了个圈。那我就叫杰克吧。

Two.

       黄昏时的海滩一片宁静。

       奈布总是会坐在那块岩石上,贝雷帽歪斜地搭在头顶上,帽檐下露出来的发丝有些乱。他双手撑在身后,双腿悬挂在岩石外面,轻轻晃动。杰克总是会绕着岩石转圈,稍微游远一点,又慢悠悠地游回来。

       他们一起看日落,看那一段段从不重复的瑰丽的色彩变幻。有时候,那高远的天空是纯粹的金黄,大片大片蓬松的云沾染了金光,落日的余晖浇在海面上,细小的波纹都被镀上一层圣洁的光。有时候,它也是热烈的橘红,混合着深沉的玫红,偶尔还会掺杂一丝蓝色,像是画家不小心打翻了颜料盘,无意间创造出壮丽和谐的美。

       趁着最后一丝余晖,杰克悄悄潜入海面下,然后旋转着跃出水面,带起一道道折射出金光的弧线。奈布会站起来,冲远处的他挥手,笑着说:“很好看,杰克。你真厉害。”

      夜幕降临之后,奈布会给杰克讲故事。很多很多故事,从听来的童话故事到自己的生活。杰克也有很多很多想讲的,但他没办法说出来。不过,他喜欢奈布讲故事时活力十足的肢体语言,喜欢他温柔地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喜欢他整个人。

      “杰克,你是一个人吗?”有天晚上奈布突然这样问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的朋友呢。”

      杰克依旧轻轻地用胸鳍拍击水面,表示自己确实一直都是一个人。

      “巧了,”少年叹口气,“我也是一个人。”他顿了一会儿,又看着杰克笑了,“不过,我们现在有彼此了不是吗?”

      奈布绿色的眼睛里闪着笑意,在漆黑的夜空里成了唯一引人注目的东西。

      晚风拂过。杰克仿佛在他绿色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去到的森林。

Three.

      他们偶尔也会沿着海岸线慢慢地走。更准确地说,是奈布脱掉鞋子走在浅水区,杰克在不远处游着。

      夜晚的海边只有浪花和吹拂过的风声。

      “大海真好啊。”奈布感叹,“如果我也是一只鱼该多好。”

      杰克听到了,暗示性地拍打着水面,胸鳍一上一下地摆动,不断将宽阔的背部露出水面。

      “你想让我坐在你背上?”奈布总是能很快明白他的意思。蝠鲼的体型并不小巧,舒展开双翼的杰克也有四米宽,奈布坐上去完全没有问题。

      犹豫了一会儿,奈布往杰克那边走去。海水渐渐漫到膝盖处,短裤被海水打湿了一些,但他丝毫不在意。杰克浮在水很浅的地方,腹部几乎要碰到底部的沙。

      奈布小心翼翼地爬上杰克的背,温暖的手按在他冰冷的皮肤上。杰克被他的重量压得微微一沉,但很快就调整好姿势稳稳地浮在海面上了。

      然后他开始慢慢游动。奈布半跪在杰克背上,可以随着他的动作感觉到海水轻轻扫过自己的膝盖。他们渐渐远离海岸,粼粼细浪在月光的照射下宛如洒落的宝藏。他忍不住转头,身后的森林看起来静谧又美丽。

       突然一个浪打来,杰克没有控制住平衡,奈布不小心从他宽阔的背部滑了下去。刺骨的海水瞬间包围了他,他却生出一种安心的感觉。奈布看着在月光的渲染下晶莹透亮的湛蓝海面,感受到自己在下沉。

      真美啊。他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空空的,缓慢的心跳。

       杰克紧随着他向下游去。他看见一片淡蓝的包围下,奈布朝着自己伸出手。他绿色的眼睛看着自己,贝雷帽不知道掉哪儿去了,凌乱的发丝在水中漂浮。他微微翕动嘴唇,一串气泡冒了出来,

      “杰克。”

      杰克游到奈布坠落的下方,用背轻轻托起了他。因为水的浮力,男孩的重量显得如此之小。他浮上水面,把奈布带到岸边。

      奈布咳嗽几声,整个人湿淋淋的。他有些哆嗦,往岸上走了几步,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半跪在浅水区,低头看着他,右手拂上他的胸鳍。

      奈布额前的碎发还在不停地滴水,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但他森林般的目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谢谢你,杰克。你是我的英雄。”

      少年站起身,依旧注视着他,然后冲他挥挥手,转身离开。

      杰克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开始期待第二天的到来。

Four.

       奈布没有再来。

       杰克每天都在日落时分停留在岩石旁,宽大的胸鳍轻轻拍打着水面,但他没有来。

       万一他会在白天来呢?杰克这样想。于是他放弃了去珊瑚礁巡游,在岩石旁从早晨一直待到晚上,但他还是没有来。

       黄昏的光线一点点暗淡下去,海岸上的森林变得阴沉。偶尔一两只海鸥飞过,停在岩石上,歪着头看他。杰克用胸鳍拍起水花,赶走了这些鸟儿。

      海浪依旧温柔地拍打着海岸。杰克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沿着他们曾经走过的路线游着,奢望在下一个秒可以看见穿着背带裤的少年挥着手朝自己跑来。

      黑夜彻底降临,他还是没有出现。

       杰克感觉有些难受,但他不是人类,不知道怎么宣泄自己的感情。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沉入水底,旋转着上升,跃出水面,划出优美的弧线。

      但是没有人会对他说“你真厉害”了。

      冰冷的海水包围着他,他第一次失去了安全感。杰克缩在和天空融为一体的深蓝里,只露出眼睛,孤独地远远望着那块空荡荡的岩石。

      没关系,我会一直等下去。

      然而他的“一直”破灭在一个下着暴雨的夜晚。

      激烈的雨点狂暴地砸在海面上,杰克在岩石边不安地游动着,看着暴怒的天空。雨落就像一场慢动作,从宇宙深处那看不见的圆心落下来,放射状地散开,笼罩了整个世界,抹去了过去一切存在过的痕迹。

      一道闪电划破了天空。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难以游动。他开始挣扎,但越挣扎却被缠得越紧。网状的东西在他的皮肤上收紧,勒进肉里。

      他突然明白了,他落入了不知什么时候布下的陷阱。

      不远处的森林在狂风的轰击下摇摆着,呼啸着,枝干碰撞的声音一层层一浪浪,冲进杰克脆弱的听觉系统。

      他突然就放弃了挣扎。

      闪电后的惊雷终于响起。

Five.

      雨下了一夜。

      奈布坐在窗边,看了一夜。

      他想着杰克,担心这么大的暴雨会不会对他造成影响。又想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去过海边,窒息的感觉慢慢弥漫了胸腔。

      他会离开吗。

      奈布揉揉干涩的眼睛。

      他想起日落时杰克跃出水面的身影,想起他在岩石旁笨拙地原地转圈,想起他跟着自己沿着海岸线慢慢地游,想起他落水那天,杰克向自己游来时落在自己脸上的那片阴影。

      请不要离开。

      奈布双手搭在窗沿上,把头埋在衣袖里。请不要离开。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偷偷溜出去会被母亲发现,更没有料到刚好是自己湿淋淋地回家那天被发现。房门被反锁了,母亲勒令他认真学习。

      一开始他极力反抗,歇斯底里地吵闹,疯狂地拍着房间的雕花木门想要出去。后来他开始向在门口守着自己的佣人求救,却得到了统一的回答。

      “萨贝达少爷,夫人说过了,您不能离开。”

      奈布只能靠着门坐下,抱着膝盖,看着窗外小小的一片天空。

      突然有一颗小石子砸在他的玻璃窗上,奈布探头,看见玛尔塔站在花园里。

      “奈布!他们说在海边抓住了一只怪物!不会是你给我讲过的那个什么朋友吧?”

      奈布心猛地下沉。怪物……是杰克吗?

      “——他们好像说要去杀了他,我看见拿刀的人了!”玛尔塔还在高声说话。

      “玛尔塔,我必须去海边!帮帮我!”

      穿着深蓝色连衣裙的少女在阳光里仰头看他,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就知道你会惹出事。早就备用了一把你房间的钥匙。还不快感谢我?”

Six.

      杰克感觉很痛。

      雨刚停,他就被人粗暴地拖拽到岸上,粗糙的岩石磨伤了他的腹部肌肤。离开水使他本能挣扎,却被更加残忍地对待。

      “是怪物吧?”

      “长得好可怕。”

      杰克看不清眼前的一群群人影,只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雨后阳光的炙烤下渐渐发热。

      奈布……他不会来了吧……锐器插进身体时,杰克体内掠过一阵疼痛的颤栗。不来也好,不能让他看到这样的自己。

      尖锐的器物一遍又一遍地扎进他干裂的皮肤和柔嫩的血肉。杰克感觉视线开始模糊。他被渔网束缚住,无力挣扎,只能被动地承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持染血长刀的施暴者们走了。沙滩上只留下蝠鲼残破的身躯展开铺在染血的沙滩上。

    尖锐的疼痛混合着麻木的钝痛,杰克感觉无法集中注意力。他不懂,为什么他们可以仅仅依据自己的想象,就对天性温和的动物下手。

      好事的孩子围拢在他身边,观察着他,从四处捡来小石子和贝壳扔他。他们笑着,叫着,比着谁砸得更准。

      “走开!”熟悉的声音传来。杰克疲惫地抬眼,看到奈布站在不远处和那帮孩子对峙。

      他在和他们说什么,然后被领头的孩子狠狠掀翻在沙滩上。奈布爬起来,冲他们扑过去,几个人扭打在一起。

   他的额头流血了,血滴在白色衬衣上,晕染开。奈布被狠狠钳制住,眼里含着愤怒的泪,瞪着他们。领头的孩子重重地踢在他的膝盖上,迫使他跪下。

    浑身的疼痛让杰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看着那个平日里眼神温柔的人默默擦掉唇边的血,慢慢站起来,直视着领头的孩子,眼神冷漠。然后他像是体内什么东西突然爆发,像一只被惹怒的小兽,挥拳冲了上去。

      “我、让、你、们,离、他、远、点!”

      孩子们一哄而散。杰克感受到奈布温暖的手抚上自己满是伤的身体。

      “杰克,杰克……对不起我来晚了……”

      “杰克,醒醒,杰克,我求你了......”

      “杰克……”

      温热的液体砸在杰克身上。他吃力地保持神智清醒,努力地想要透过眼前的血污看清男孩满是泪痕的脸。

      奈布,你知道吗,我最喜欢森林啦。

      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生都无法到达的森林。

      我不想看到你眼里的森林下雨。

      别哭,奈布。

      别哭啊。

Seven.

      男孩,海洋,奇遇。

      和很多故事一样,这个故事的开头很简单。

      但和很多故事不一样,男孩的英雄在童话的结局没有苏醒。

Eight.

      在这片无名森林与沙滩交界处的海域里,住着一只孤独的蝠鲼。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只知道自己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杰克。

       白天他在附近的珊瑚礁巡游,缓慢地扇动宽大的胸鳍,悠闲地看着身边受到惊吓窜来窜去的小鱼;夜晚就游到岸边的浅水区,远远地看着陆地上那一片森林。

      真好啊,那片森林。他总是会在心里默默感叹,但我可能永远都无法接近。

      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在这片海域停留多久,也以为自己的生活会继续这样随着时间的渐渐流逝缓慢进行。

      直到那天晚上,他遇见了一个男孩。

      男孩坐在森林和沙滩交际处的巨大岩石上,双手撑在身后,仰头看着带着点点星辰天空。他感到好奇,因为从来没有人在夜晚来过这片森林。

      听见水花翻涌的声音,坐在岩石上的男孩注意到他的逐渐靠近。

      他轻轻扇动宽大的胸鳍,笨拙地原地转了个圈,然后直视着男孩绿色的眼睛。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生长着一片森林。

      “杰克?”

      海水的蓝很淡,他眼里的绿很深。

—END—

脑洞来自 @膝枕腿长两米八 7月15日的关于一只蝠鲼搁浅的截图~然而我写出来和搁浅没有关系?【捂脸】

鸽了两周的小甜饼,终于发出来啦

奈布绿色眼睛是为了符合“森林”的私设,其实是蓝色/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笔芯】

今天是喜欢杰佣的第八十四天,我还在这里💗

评论 ( 15 )
热度 ( 253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