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第五人格】今日娱乐头条<7>


28.

      杰克很绝望。

      两分钟前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在完全没有睡醒的情况下他十分不耐烦地闭着眼转身摸手机,按下接通健之后对着对面那个吵醒自己但并不知道是谁的人说道:

      “If what you are going to say has nothing to do with Naib Subedar, please bug off, thank you.”(“如果你即将要说的事情和奈布·萨贝达没有任何关系,请你滚,谢谢。”)

      杰克干脆地挂了电话继续抱着枕头睡觉。然后他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有什么不对。

      刚才的铃声……似乎是特别设置,不是平常的铃声?想到这个可能他几乎是一秒钟就清醒了过来,拿过手机一看。

      “奈(^q^)布”。

      通话时间:5秒。

      奈布,五年没有给他打过电话的奈布。被他秒挂通话。

      嗯,好的,我死了。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杰克感到难以呼吸。一时间他脑子里的弹幕炸开了锅:“奈布给我打电话了!他可能会说些什么呢?”“我竟然挂了他的通话!我是不是注孤生?”“我挂之前好像还说了什么?什么来着?”“啊啊啊我应该回拨吗?”

      经过一番纠结的内心挣扎,杰克最后还是颤抖着手按下了回拨。看到屏幕显示“对方已振铃”时,他开始莫名烦躁,开启扬声器,又关闭,把手机举到耳边,又放下手机开启扬声器……那心情就像,他们当初在画展上第一次见面互换电话号码的那天晚上,杰克在一个人的寝室里给奈布打电话,也是同样颤抖着手把扬声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最后他还是关了扬声器。因为直接把手机举在耳边,会感觉他很近。

      “嘟——嘟——”提示音响了漫长的几十秒之后,通话接通了。

      “喂?”

      “喂?这里是杰克,那个,我刚才,很抱歉,我——”

      “没关系。”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我只是想问一下你这两天有没有时间,嗯……你来了中国之后我们好像还没有聊过,我,我的意思是,见个面?”

      “好,好啊。”

      “嗯,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不知道是通话的作用还是他的错觉,杰克感觉奈布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绷。

      “一直都有时间。”

      “那就明天下午三点图书馆见……”对面有短暂的沉默,“具体的座位什么的,我明天去了短信发给你。”

      “嗯……好的。”杰克也沉默了一会儿,他坐在床沿上,低着头看着木地板上浅浅的纹路,“……对不起。”

      对面很久都没有回话。最后奈布像没有听见他刚才说了什么一样,淡淡地说道:“那就明天再见吧。”

      “嗯,明天……见。”杰克放下手机,盯着仍然在计数的通话时间。然后屏幕暗了一瞬,通话结束。

      杰克重新倒回床上,退出了通话界面。他看着手机桌面上那个在聚光灯下拿着话筒闭眼轻唱的另类流行歌手奈布·萨贝达,微微笑了,

    “那就明天见吧。”


29.

      奈布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醒来时他感觉很疲惫,不能确定自己是否曾经入睡,但又感觉醒来时那种半真半假的梦境猛然消退导致神经上的钝痛如此清晰。

      他记得自己先是把幸运儿发过来填了一半的合作曲的verses填了,改了几处的节奏,传回去,和公司联系确定了录音的时间,然后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房间里没有开灯,寂静的黑暗,偶尔外面马路上穿行而过的汽车的鸣笛和灯光撕开了黑夜闯进来,顺带撕开了久远的回忆。

      明明告诉过自己很多遍不要再去主动招惹那个人了。明明答应了自己就让那段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时光腐烂在心里。明明已经开始努力学习如何适应每天都能看到他的相关信息还保持心情的不波动。然而最后还是被玛尔塔说服了去和杰克聊聊。或者说,还是自己心里仍然有一些小小的期望吧,不然为什么自己会在玛尔塔提出这个建议后并没有沉默多久就答应了呢?

      然后昨天早上就给杰克打了电话。其实按下拨出键的那一瞬间他就后悔了,但还是硬着头皮等待通话接通。奈布在短短几秒钟内设想了各种开场白,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杰克有些沙哑的、伦敦雾气般的嗓音:

      “If what you are going to say has nothing to do with Naib Subedar, please bug off, thank you.”(“如果你即将要说的事情和奈布·萨贝达没有任何关系,请你滚,谢谢。”)

      等他回过神就只看得见手机屏幕上晃眼的“通话结束”。

      抱歉,太久没有回总部我好像听不懂英语了……这位先生您刚才是提到了我吗?

      不过后来杰克又拨回来就是了。

      想到今天下午还要去和他见面……奈布只觉得,他现在bug off还来得及吗?

     

30.

      两人见面的地点约在某一个图书馆里。

      奈布提前到图书馆,给杰克发了自己的具体位置,然后就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他的身边是两大排红红的各种和社会主义建设有关的书籍——这个区的人一般比较少,而自己作出这样的选择完全是考虑到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他才不会承认在小红书的环绕下自己才对“社会主义兄弟情”这个自己一时脑抽说出来、听艾玛说目前已经变成饭圈热梗的东西更有信心。

      “社会主义兄弟情哈哈哈哈哈哈,我差点还信了!”奈布现在都记得艾玛提起这事时完全笑到崩塌的表情。

      杰克是踩着点到的图书馆。他礼貌地轻轻抽出奈布对面的椅子坐下,顺带问了声好。奈布正在看书,抬头回了个“好”字,然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最后还是杰克打破僵局。“那个……你需不需要把帽子和口罩取下来,我感觉你看着好热。”

      奈布看了眼杰克,对方没戴帽子没戴墨镜没戴口罩,穿着一件略微又些大的黑色衬衣,头两颗扣子没有系上,领口敞开着,随着他的动作还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锁骨。

      他收回了视线,摘下了帽子和口罩,咳嗽一声。“唔,我只是有点感冒。”

      杰克微笑着看着他。

      你倒是继续说话啊笑干什么!“嗯……你不怕被你的粉丝发现吗?”

      杰克想了一会儿。“好像已经被发现了,我来的路上有人拍照来着,但倒是没有人拦住我要合影什么的。”

      您的心真大。奈布选择保持沉默。

      “你最近怎么样?”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杰克有些尴尬地问道。

       噫,又是这个话题。

      “还能怎么样,也就那样,除了真的没有谈恋爱以及没有和公司闹矛盾以外,和你在新闻上看到的差不多。”奈布突发奇想借用了玛尔塔的回答。然后他说完才意识到好像有敏感话题。

      当他正在假装看周围想着应该如何绕过这个话题时,就听见对方说:

      “对不起。”

      奈布转头,发现杰克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表情很真诚的说道,“对不起。”

      奈布寻思着是不是应该像电视剧里一样紧接着声泪俱下地问“为什么”才是正常的发展,却突然发现自己对于原因好像已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执着了。

      于是他最后闷闷地说:“没关系。”

      虽然是迟来了五年的对不起,但真的没关系了。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165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