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第五人格】今日娱乐头条<6>

24.

      奈布把两个女生送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因为 IDENTITY成员订的酒店只和FI亚洲分部隔了一条街,于是他选择把车停在了公司然后三个人一起走到酒店。

      奈布手揣在外套兜里,走在人行道外侧,艾玛和玛尔塔走在里面。由于酒店地点比较偏远,路上没有行人。只有暖黄的路灯光撒在他肩上,身后的影子被拉的很长。艾玛睡了一路,此刻正充满活力蹦蹦跳跳地走在玛尔塔身边,背带裤上挂的流苏随着她的动作摇晃。两人正在激烈地讨论订什么夜宵。

     “夜宵?你们不需要考虑身材问题吗?”

      艾玛挑眉说自己天天练舞消耗那么大应该补充能量而且平时也吃的很多,玛尔塔表示赞同。

      奈布忍不住微笑。现在他们这样就像以前压马路的时候,说笑着,走过一盏盏路灯。

      IDENTITY订的房间在酒店的顶层,有客厅有阳台有厨房一应俱全。除了喜欢单住的特蕾西,剩下的两人一间。艾玛给艾米丽发了短信而没有收到回复,估摸着她已经睡下了,于是决定就他们三个先叙叙旧。

      酒店的餐厅很给力地在深夜依旧保持着充足的食物供应,穿着整洁白衬衣的侍者推着小推车送来了奶油焗虾、西米丹奶酪饼、皇后沙拉……

      “最近怎么样?”奈布拿着刀叉切奶酪饼,纠结了很久发现自己是真的不会找话题。

      “还能怎么样,一直都那样,除了真的没有男朋友,以及真的没有组内不和以外,其他都和你在新闻上看到的差不多。诶,你的叉子入镜了……”玛尔塔忙着拍照发Ins。

      “完全赞同。这五年感觉被FI压榨得不轻,美国分部那边自从裘克拿到Billboard最佳歌手奖,幸运儿得了格莱美最佳制作人之后就开始给我们加压。一年一专,这节奏简直不是人活的。说实话我们都很羡慕你呢,奈布,亚洲分部对你这么好,假期长人气高,这才是真·人生赢家啊。”艾玛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然后顺手从小推车上一堆夜宵里捞出了蓝莓酥罐子。

      “我有什么好值得羡慕的。一个人在中国。”他一边吃奶酪饼,一边看着不停切换的电视屏幕。艾玛在不停换台,每切一个台,看几秒,又切下一个。

      “嘛,我们这不是来中国找你了吗?”玛尔塔回他,“话说《六尺之下》的首映礼是什么时候来着?我陪你和艾米丽一起去呗。”

      “哇,队长!不公平!为什么不陪我去《第三十个清晨》!”

      “噫,我才不想看到杰克。”玛尔塔把叉子插进巧克力熔岩泡芙,看着融化的巧克力一点点流出来,发出“滋滋”的声音。

      “可是我们是在一个首映礼。还是会见到的。”奈布冷静地提醒她,“你们之前知道他要来中国的吗?”   

        一片沉默。奈布疑惑地看向她们。艾玛咳嗽一声,假装自己全神贯注地在看电视。玛尔塔扔给他一包纸巾,“擦嘴,嘴角有奶酪。”

      之前是谁在电话里说来了中国要和我详谈这个问题的来着?奈布抽出一张纸巾,内心吐槽。正巧艾玛翻到的某卫视台,正在播放一段脱口秀。

      嘉宾是杰克。

      奈布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上笑的温柔的英伦绅士。那笑容就想他在很多电影里一样,优雅,迷人,得体。奈布想到这些年来他很有可能带着这种笑容和很多陌生的女人交往过,奈布就突然没有心情谈论关于杰克的话题。

      “关了吧。”他说。


25.

      没有人有任何动作。肇事的遥控器早已被艾玛甩到桌子上,此刻只要奈布站起来,走两步,弯腰,就可以够到遥控器然后按下电源键关掉那万恶的电视。

      但是他没有动。艾玛没有动,玛尔塔也没有动。

      奈布承认自己刚才,包括那天晚上看到杰克站在自己面前时,心跳都有一瞬的漏拍。就像当初他们在艺术展上第一次见面一样。但他不动声色,面无表情地把心里某种冒出头的情感再塞回去。

      电视屏幕上的杰克还在温柔地笑着,偶尔恰到好处地说两句俏皮的话。主持人渐渐把话题引向了杰克早年的经历,提到了他的个人电台。

      “杰克先生是名演员,为什么会想到去做电台呢?”

      “因为一个人。”

      “一个人?”

      “嗯,是的,一个很特殊的人。我做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又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所以只能通过这样的方法,希望有一天他能无意间听见我的声音,然后……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

      稍微知道点什么的人都可以听出杰克所说的“他”是谁。奈布可以感到玛尔塔和艾玛在瞟自己,但他没有转头。他只是沉默地盯着屏幕。

      脱口秀结束之后艾玛从沙发上跳起,表示自己困了想睡了今天很开心,然后就飞速地撤离,“嘭”地关上自己的房间门。

      玛尔塔站起来关了电视,然后走过去坐到奈布身边。

      “想不想聊一聊?”


26.

      迅速撤离客厅的艾玛并没有睡觉,她背靠在紧闭的房门上,深呼吸。啧啧啧,刚才看脱口秀真的是尴尬死了。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随便翻个台可以翻出杰克那个还欠自己钱的人!

      还好自己撤得快,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玛尔塔了!队长加油,您可是飞机上八个小时没有睡觉为“如何说服奈布去和杰克聊聊”这件事做准备的人啊!

      为了平复略微激动的心情,艾玛决定刷一刷社交平台。她先是在Ins上给玛尔塔明显加了滤镜的夜宵照片点了小心心,自己随便发了一张自拍的存货,在评论区翻了几个粉丝的牌,然后就去微博溜达了一圈。

      得,自己和玛尔塔到京奈布接机的新闻都没能把“英伦绅士杰克语出惊人表示和另类流行歌手奈布一起睡过”那一条给挤下来。

      而且她和玛尔塔的新闻下全是@杰克:“奈布都去接机啦,四人组三缺一了解一下~@杰克”,“不是关系很好吗@杰克 小哥哥怎么没有动静呀”……一点都不生气呢,看到“三缺一”甚至有点开心。

      艾玛心情颇好地转发了FI亚洲分部的微博后切换到小号——

      世界第一的杰佣女孩。

      她扑到床上,托着腮刷着手机屏幕上可爱的小短漫和带感的同人图,不时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今天各位大大产的粮也很好吃呢。


27.

      收到艾玛的Skype视屏聊天邀请的时候,杰克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耳机里放着奈布和艾米丽两天前发布的合作曲,《六尺之下》的同名主题曲。

      音乐被打断,他翻了个身摸到枕边的手机随手点击了“接通”键,然后把手机翻了一面扣在床上,打开床头的苹果笔记本继续放歌。温和的男声和清丽的女声混合在一起,舒缓的旋律充满了整个房间。

      杰克站起来,拉开窗帘,又坐回床沿上。窗外的天色如墨般漆黑,高远的天空上挂着几点残星。他沉浸在将醒未醒的梦中,看着夜空中的某个点,像是看着一片虚无。

      “Help, I lost myself again, but I still remember you……”熟悉的声音唱着,让他隐约记起自己醒之前好像在做一个梦,梦里是欧洲的小镇,初升的太阳,薄雾,玫瑰。

      这个梦宛如清晨的阳光,只是看似温暖,醒来时现实依旧冰冷。

      就像曾经做过的无数个梦一样。

      杰克叹口气,向后倒在床上。这一周他忙着倒时差和跑节目,都快忘了再过一周就是《第三十个清晨》和《六尺之下》的首映礼了。

      他想起了奈布。或者说,他一直都在想着他。就算是没有停下来特地思念他的时候,杰克依旧可以感觉到他就在自己身边,在回忆那扇门后面。而他需要做的就是在每天睡前,拉开那扇门,细细回味他们在一起的时间。

      从画展上的初遇,到美好的校园时光,再到《第五人格》。

      他想起他们第一次一起回伦敦时,在Euston站,人群涌进小小的车厢,奈布靠在自己胸前,那时他只要稍稍低头下巴就可以触碰到他柔软的发。他想起了很多很多。

      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为当初莽撞地单方面分手这件事情感到后悔的呢?大概是从第二天在餐厅里看到奈布明明红着眼眶却还微笑着和其他人聊天开始的吧。愧疚与自责在那一瞬间就冲破了他花费良久精心建立的心理防线。

      当初他们刚刚遇见,心里跳动的那一份确信有多么强烈,分手后的时光就有多么疼痛,像凌迟一样,缓缓在他自诩无情的心上刻下一道道痕迹。偏偏自己年少轻狂不懂得如何纠正错误,然后就差点彻底错过。

      “Would roses bloom…… Again?”

      “对不起啊,奈布。”杰克看着天花板,不知道是第几多少次对着黑暗说出这句话。

      他在温和的旋律声中渐渐入睡,全然忘记了自己接受了Skype上艾玛的视频邀请,只留通话另一端的杰佣女孩看着漆黑的屏幕一脸懵逼。


—TBC—


叮,你的好友杰克已上线。

艾玛:人呢?人呢?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小声BB:第五人格B站官方客服园丁不拆常年出没于各种杰佣视频评论区,所以就私设艾玛是杰佣女孩啦:)

以及......明天周末,是不是该吃小甜饼啦【疯狂暗示

评论 ( 17 )
热度 ( 158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