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第五人格】今日娱乐头条<5>

非典型娱乐圈Paro

CP杰佣

FI= the Fifth Identity= 第五人格

前篇:今日娱乐头条<3>

 

前篇:今日娱乐头条<4>

 

每周二、四、六更新

20.

     首都国际机场。

     奈布站在约定好的出口处等待着玛尔塔和艾玛的到达。他穿着休闲的白色T-shirt,外搭宽大的浅灰色运动服,戴着黑色的棒球帽,帽檐压的很低,机场明亮的灯光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手机的屏幕亮着,但并没有在看任何东西,只是机械地重复指纹解锁、关闭,解锁、关闭……

      经纪人告诉他不用去亲自接玛尔塔和艾玛,但被无视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间很渴望在她们到达中国的第一时间就见到她们。

      和玛尔塔已经五年没有见过面了,奈布只是偶尔在网上查看她的讯息和行程,想象着她和自己没有交集、完全不同的生活;至于艾玛,当年在伦敦拍戏的时候有过短暂的重逢,但实际上也没有怎么认真交流过。或者说,是自己一直在躲着她。

      奈布在一个解锁的空档里看了看时间。

      22:13。

      飞机差不多也快到了吧。他换了个站姿,抬头看向不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全是不知道怎么得到航班信息赶来接机的粉丝,兴许还混了几个记者。

     又过了一会儿,人群突然开始骚动。闪光灯纷纷亮起,刻意压低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啊啊啊枪姐!!!啊啊啊玛尔塔!!!”

     “艾玛!!!是艾玛啊!!啊啊啊最喜欢艾玛啦——”

     奈布踌躇了一会儿,把手机塞进外套口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向人群走去。

     怎么这么多人……他在人群边缘徘徊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进去。

      “奈布!”艾玛眼尖地发现了他的身影,踮起脚冲他挥手。她身边的玛尔塔摘下墨镜,甩了甩金棕色的卷发,也向着这边看过来。

      “啊啊啊是奈布!奈布来接机了!!”人群安静了几秒钟,再度沸腾,向他围过来。工作人员连忙拉开紧界线,护着他到玛尔塔和艾玛身边。

      “好久不见啊奈布!”艾玛扑上来伸手想捏他的脸。玛尔塔连忙把她拉住,“冷静,有人在拍照。”艾玛瘪瘪嘴,然后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故作正经地伸出手,“好久不见,萨贝达先生。”

      奈布握住她的手。“确实很久不见了,伍兹女士。”艾玛绷不住了,直接笑出声。

      他随后转头看向玛尔塔。玛尔塔穿着鹅黄色的A字裙,外搭牛仔外套,十分有淑女风,脚上却蹬着一双不搭调的黑色厚底登山靴。

      “握手就算了。”她有些好笑地摆摆手。

      “我应该在一个隐蔽的地方等你们的。”奈布收回手,有些无奈地说。

      玛尔塔轻笑一声。“奈布,你要是不来就错过一次上头条的机会了。”她说着,对着周围被工作人员拦在安全范围外的粉丝笑了笑,又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走吧,我们现在去哪里?”

21.

      机场外的黑夜里,星星点点的灯光亮着,形形色色的人拖着行李箱匆匆走过。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轻声聊天,在工作人员的护送协助下到达了停车场。

     奈布帮艾玛打开后排车门,后者捏了捏他的脸然后迅速地窜进车里。

     ……你这个可怕的喜欢捏别人脸的习惯怎么还没改。奈布无奈地关门,然后打开前门坐了进去。玛尔塔打开副驾的车门,正想坐进来,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缩回了已经伸进去的右脚,关上门。

      奈布注意到她的举动,准备转动车钥匙的动作一滞。他没有回头,只是抬眼从反视镜里看着玛尔塔坐进后排,低声说:

      “你其实可以坐副驾的。”

      玛尔塔也从反视镜里看着他。她棕色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感情变化,只是微微一笑,“习惯了。”

      奈布没有再说话,发动了车子。

      “我送你们去酒店吧。”

      车发动的瞬间,他好像看到空荡荡的副驾上,那个曾经眼里盛满星辰的人,正歪着头冲自己笑。

22.

      在以前,玛尔塔自己不开车的时候习惯坐在副驾。因为她很喜欢从挡风玻璃看出去平坦的道路,和一览无余的风景。

      但这个习惯从遇到了奈布他们起就慢慢改了。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总是奈布开车,自己乖巧地和艾玛坐在后排。

      因为副驾是杰克的位置。

      而她刚才打开副驾车门,看见奈布把钥匙插进插口准备启动的那一瞬间,她好像看见了过去自己总是习惯性的去拉副驾的门时,早就坐进去、一脸不爽地盯着她的杰克。

      但她再眨眼的时候,只看到空空的座椅,和奈布明显停顿的动作。

      “你其实可以坐副驾的。”坐进后排时,玛尔塔听见奈布这样说。

      她抬眼,看着后视镜里那双突然间变得感情复杂的绿色眼睛,笑了。

      “习惯了。”

      奈布没有再说什么,移开了视线,发动引擎。

      玛尔塔也没有说话。

23.

      去酒店的路上气氛沉默地可怕。

      车里没有放音乐,奈布一直安静地注视着道路。艾玛睡着了,毫无知觉地歪斜在后排的座位上。玛尔塔轻轻地搂过她靠在自己身上,然后一直看着窗外,看着那和纽约完全不同的城市景观。

      她的注意力早已飞散进回忆。

      她想起,杰克和奈布刚刚分手的时候,自己那种难以描述的两难的心情。

      她和奈布谈话的时候杰克目不斜视地从旁边走过,他们会立刻噤声,尴尬的气氛瞬间蔓延整个空间;她和杰克走在一起时遇到奈布,则会浑身僵直地站在原地,话语哽噎在喉咙里。

      似乎不论是和哪一方待在一起,都不是特别正确的选择。

      明明失恋的不是自己,但那种内心被撕扯着的感觉那么清晰。

      玛尔塔一度认为,艾玛那种单纯而果敢的人对这种事情会习惯地快一点,因为她不论和杰克还是奈布在一起时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美好,未曾变过。

      但有一天在和杰克进行了并不愉快的谈话后玛尔塔去楼上找艾玛,推开门就看见她蹲在房间的角落里哭。玛尔塔知道是她自己想错了。

      后来有一次,她自己开车去看电影,结束时已经是十一点过了。天很黑,雨很大,不知名的道路一直向前延伸,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亦没有尽头。

      玛尔塔很不幸地迷路了。雨点狂暴地落进敞篷跑车,把她全身淋透。她缩在座位上强撑着,靠手机最后一点电量给奈布打电话,但没人接。给杰克打电话,也没人接。

      手机自动关机黑屏之后,她茫然地看着漆黑的雨幕里暗淡的车前灯光,愣了一会儿,然后趴在方向盘上委屈地哭了。

      再后来杰克去了英国,奈布去了中国。玛尔塔无数次看着手机上熟悉的电话号码犹豫,又被那次并不愉快的聊天说服,关上手机,自暴自弃地想,还是算了吧。

      但那天杰克深夜给自己打越洋电话问她要不要一起去中国找奈布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友情这种东西,一旦分崩离析,哪有痊愈的可能。

      但哪怕有一点点好转的可能,她都会不顾一切地去抓住。

—TBC—

小声BB:剧情是不是有一点太慢了......杰克持续掉线中......(醒醒!你写的是杰佣甜文!)

话说产粮真的能使人变欧......前天糊了个小甜饼,昨天抽赛季精华,抽之前看了一眼紫孔雀心想自己就是个非洲人限定时装什么的是不可能的,然后就被光速打脸......没错,本非洲人抽出了紫孔雀......紧接着抽出了往日时光......【蝶盲了解一下】

大概下一次更新会出现杰克视角,有个小甜饼脑洞周末再糊......


时隔多年终于想起给甜饼小脑洞归个档:那片海

评论 ( 10 )
热度 ( 152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