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第五人格】约瑟夫的相机


The Beginning

      约瑟夫是一名摄影师。并不出名的那种。

      他七岁那年第一次见到胶片相机,就被深深地吸引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脑海里都是那个看起来很笨重的棕色木头大盒子,还有透过上面那个圆形的镜头里看到的世界。

      那东西有什么好?他们对他说。会比马术课提琴练习拉丁文法和中世纪历史还重要吗?约瑟夫,你可是长大后要继承家族爵位的呢。

      约瑟夫只能点头。他更加努力地去完成学习任务以表明自己没有分心。但当他从马背上摔下来,拉错一段G大调旋律,或是做错简单的拉丁文法题,答错君士坦丁堡战役发生的年代时,总会想起在伦敦新世纪展览上看到那个木头箱子。

      Film Camera。他细细咀嚼着这几个字,胶片相机。轻轻念出这两个词的感觉像木质外壳上流畅的天然纹路一样令人心悦。

      约瑟夫记得发明这个东西的是个中年艺术家,不出名的那种。他说这是个用来记录世界的温度的伟大发明。

      世界的温度。

      年幼的约瑟夫并不是很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但他对这几个词感到很着迷。


One.

      欧利蒂斯庄园新来了个监管者。

      虽然是监管者,但是这位新人的画风和其他人不太一样——每一根发丝都泛着高贵的银色光芒,海蓝色碧透的眼睛,英吉利海峡般湛蓝的前开襟式连袖外衣,做工精良的皮鞋,一尘不染的白色手套,还有腰侧挂着的象征身份的长长佩剑。

      完全是上等人,不,贵族的标配。

      这位尊贵的先生看起来没有任何理由来到这个险恶之地。不过,听说这他似乎有另一个身份——好像是名,摄影师?


Two.

      “话说你见过新来的监管者约瑟夫先生么?”

      这是最近欧利蒂斯庄园求生者之间比较流行的一个问题。新来的监管者尚待考究的身份背景,奇特的随身物品,还有未知的特殊能力,无疑给平常略显枯燥乏味的游戏增添了很多乐趣。

      “没有,怎么了?”某一天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奈布愣了一下,摇摇头。

      “那你知道他是个摄影师吗?”艾玛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

      “摄影师?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吗?”奈布皱眉,他对那个新来的监管者没什么太多的印象。暂时还没有在游戏里遇见过,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对手。

      艾玛露出了神秘的微笑。”约瑟夫先生有个胶片相机,据说照出来的照片上会出现被拍摄者最爱的人。”

      奈布挑眉。“这么神奇?你试过了?”

      “没。但他第一天来就给我爸照了一张照片。你猜怎么着?那上面出现了我妈妈。”艾玛说这话时瞪大眼睛,声音里充满了激动。“听说其他监管者都接受了约瑟夫先生拍照的邀请——除了杰克。”

      奈布好像有一点明白艾玛的意思了。“所以——”

      “所以我们去找约瑟夫先生借相机吧,你难道不对杰克最爱的人是谁感兴趣吗?”


Three.

      约瑟夫的房间在监管者宿舍的最角落。

      因为需要有暗房,他的房间有夹层,空间稍显拥挤。房间造型细腻,空间分割精巧,层次丰富。矫饰古典细部配合繁复线板及壁炉,搭配彩花壁纸、精巧瓷器和细腻油画。    

      从用色大胆,色彩丰富,对比强烈布置和摆设上可以看出主人的品味不错,黑、白、灰等中性色与褐色和金色的结合突出了大气的豪华。很典型的维多利亚风。

      奈布和艾玛到的时候约瑟夫刚好洗完照片,他们各自做了自我介绍后寒暄了几句,然后就向约瑟夫提出了借相机的请求。

      “你们要借我的相机?”约瑟夫好看的蓝色眼睛里透露出一丝好奇。

      “嗯……是的,不知道您方便吗?”奈布小心地斟酌着用词。

      “当然。”约瑟夫没有过多地询问,他站起身,从书桌旁的架子上取下了装相机的盒子。“有点重,小心。对了,这家伙是个老古董了,曝光时间有些长,要一百二十秒。曝光的时候要注意相机和拍摄物稳定性。”

      奈布道过谢后和艾玛一起离开。

      关上门后艾玛突然说:“约瑟夫先生墙上挂的照片上的那个人是谁啊?”

      “什么?”

      “就是墙上挂了好多张照片,我认真看了,都是同一个人。一个脸色有些阴郁的瘦弱的黑发少年。”

      奈布掂了掂怀中的盒子,还有点重呢。“没注意到呢,不过,如果都是同一个人的话,应该是个特别重要的人吧。”


Four.

      杰克先生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吃过早餐就到圣心医院带夜莺小姐散步。

      夜莺小姐愉快地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发出清脆的鸣叫,扑扇着翅膀绕着医院教堂式的建筑飞行。奈布坐在医院外雕像旁的一棵树粗壮的枝干上,左手托着相机,右手正在调试焦距。

      “奈布,杰克上二楼了,那个缺口处!他好像在看风景……没有动了。快快快准备好了吗?”艾玛站在树下踮着脚张望杰克的动静。

      “好了好了!开始计时!”奈布按下了快门。

      1,2,3……45,46,47……92,93,94……105,106,嗯?人怎么不见了?奈布看着杰克黑色的身影在相机里晃了一下,转身离开了二楼。

      “……我们继续加油。”艾玛无奈地对拿着相机艰难地从树上往下爬的奈布说。


Five. 

      上午有一场游戏,奈布和艾玛提前拜托海伦娜专心修机,然后拜托玛尔塔专心牵制监管者。

      “就是要让他静止两分钟的那种,求你了,玛尔塔。”艾玛双手合十,眨着星星眼看着玛尔塔。

      玛尔塔今天穿着高雅灰时装,颇有军人的风采。她换了一下站姿,擦擦枪,有些迟疑:“两分钟……会不会有点太长了?我……我尽力试试吧。”

      开场玛尔塔翻箱子就翻出了两瓶忘忧之香,欧得不行。她在墙上贴了个涂鸦后翻窗爆点,静静地等待杰克的到来。心跳声渐渐增大,玛尔塔有些紧张地握拳。没关系,她安慰自己,今天是红教堂,最熟悉的地图,贝坦菲尔长官马上就教你做人。

      地形大师玛尔塔,靠着敏捷的速度和熟练的身手以及时不时故意露出的破绽牵制了杰克四台机子,甚至在信号弹用完之后靠着翻窗加速又拐到开局的地点拿走了那两瓶忘忧之香,继续皮。

      最后两人隔着一张板子和一面墙对峙。玛尔塔余光扫过周围,发现了奈布的绿色兜帽以及在灌木丛里冒出了一点点角的相机。

      两分钟嘛,就在这里站两分钟好了。玛尔塔抿抿唇,保持着高度警戒,开始计数。杰克今天格外地有耐心,也不动,隔着板子等她的下一步动作。

      时间渐渐逼近三位数,玛尔塔的呼吸开始急促。杰克早就隐身了,甚至带了新的特质,看不见红光,只能凭借周围空气的微小响动来判断他的动作。

      等等,隐身了还怎么照?玛尔塔突然意识到这个严肃的问题,于是难以避免地分心了。

      “唰。”哦豁,是闪现。反应过来的玛尔塔尝试翻板。

      恐惧震慑。

      “贝坦菲尔长官,皮够了吗?”她迷迷糊糊间听见杰克低沉的声音这样说道。

      皮……皮够了……


Six.

      上午的游戏以平局结束——艾玛跟不上杰克的雾隐速度和奈布的钢铁冲刺,走丢了,然后在找人的过程中被刚刚解决了皮皇玛尔塔的杰克欧皇斩给厄运震慑了。

      身心俱疲的艾玛表示虽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但是我先去休息一会,然后就留奈布一个人抱着相机一脸懵逼。

      所以,杰克下午一般会干什么来着……奈布想了一会,往监管者宿舍走去。

      杰克在一楼阳台上看书,奈布在宿舍外的灌木丛里选了一个安全的位置,举起相机,开始等待合适的拍摄时机。

      “咔嚓。”他小心地按下快门,默默开始计数。心脏开始狂跳。

      就快到两分钟时,不知从哪窜出来的胡子先生跳上了杰克身边的圆桌,打翻了杰克的红茶。杰克站起身,白色衬衣湿了一大半。他叹口气,放下书,拎着试图卖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胡子先生转身走进了房间。

      “……”奈布可以想到这张照片洗出来后那上面杰克的背影会显得有多么绝情。


Seven

      “没有照到满意的吗?”奈布敲门时约瑟夫正在拭擦墙上挂着的相框,他打开门就看到奈布一脸绝望,十分低气压。

      “是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相机,约瑟夫先生。”奈布把相机还给约瑟夫,准备离开。

      “不留下来喝杯茶吗?杰克今天才给每个人送了一包大吉岭。”奈布转身,看见约瑟夫碧蓝的眼睛温和地看着自己。“也许我可以听一下你的故事。”

      奈布给约瑟夫讲了艾玛和自己计划的前因后果,然后闷闷地表示感觉自己很失败。

      “可你不是和杰克时正在进行时吗?”约瑟夫慢条斯理的放下茶杯,认真地看着奈布。

      “诶诶诶?你知道——?”奈布一下子就炸了。

      “嗯哼,杰克给我说的。”约瑟夫露出了微笑。

      奈布泄气似地向后倒去,更深地陷进柔软的扶手椅里。

      “但是我超级没自信啊……我感觉杰克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万一他只是和我玩玩呢?嗯……算是一种自我保护吧。”

      约瑟夫轻轻地笑了,他移开目光,看着墙上的照片。“萨贝达先生,要对自己有自信啊……你喜欢的人恰好喜欢你这种事在世间还是很常见的。“他停顿了一会,转头看着奈布,说,

      “我昨天和杰克约了下西洋棋,他应该一会儿就会来了,要不你自己邀请他拍一张照吧。”


Eight.

      杰克到约瑟夫的房间时发现奈布也在。

      “这——?”杰克拖长了音调,找不到适合的词句。“你们认识?”

      “昨天才认识的。”约瑟夫微笑,“萨贝达先生有些事想给你说。”

      杰克怀疑地看了约瑟夫两秒钟,把视线转向了奈布。奈布手里拿着约瑟夫的相机。他的声音略有些紧张,“那个,杰克,我可以给你拍张照吗?”

      杰克像是想到了什么,“噗”地笑了:“原来你今天一天避开我躲在灌木丛里就是为了这件事。”

      他停顿一会儿,认真地直视着奈布绿色的眼睛,说,“当然可以啊。”

      “诶,我以为——那什么,你不是拒绝了约瑟夫先生拍照的邀请吗,我以为——”

      杰克把食指轻轻放在奈布唇上,示意他不用继续说下去:

      “不一样,因为这次邀请我的是你呀,我最喜欢的雇佣兵小先生。”说完他自然地搂过奈布,把相机递给一旁的约瑟夫,

      “照什么单人照,肯定是要和自己最爱的人合影啊。”


—END—


然后是一些小声BB......

官方刚出约瑟夫的时候就有了这个脑洞,感觉摄影师这个设定真的超戳......庄园的结婚照御用摄影师约瑟夫先生了解一下!

大概想安利一下摄殓......(占TAG致歉)

杰约我不吃,感觉每个和杰克组CP的人物都逃不过“霸道杰克的娇俏小逃妻”这种风格,然鹅私心感觉约瑟夫真的不适合:)

个人感觉约瑟夫就是十九世纪的欧洲贵族里的一个另类,在奢侈风弥漫的上流社会里他喜欢摄影这种还未被广泛认可的艺术表达新形式,对社会上贫富分化的现象无奈却又做不出改变。【坐等被官方打脸

至于摄殓,【遗照组】设定超级戳啊!感觉就像是:“

他是一名入殓师,他的工作没有温度。

他是一名摄影师,他的工作是去寻找世界上的温度。 

某一天,看似最不可能有交集的他们相遇了——摄影师扶着相机的手微微颤抖。拍照时曝光的一百二十秒,是他有生以来最有温度的两分钟”

好的这个文笔差的人被拖走了......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你!!【笔芯】


补个档,后续戳:约瑟夫的相机(续)

评论 ( 32 )
热度 ( 358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