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第五人格】今日娱乐头条<3>


12.

      第二天奈布是被手机不断响起、忙音一般急促的消息提示音给吵醒的。

      他醒来时有一种错觉,好像在短短几个小时的睡眠里经过了几个世纪。梦里有欧利蒂斯庄园周围的群山,河流,森林,有破旧的军工厂,恢弘的红教堂……

      还有大家。

      一切好像回到了曾经。温暖的休息厅里,酒杯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尽管笑的很开心,在梦里他仍然清晰地意识到这只是梦,因为大家都是现在的样子,都是在聚光灯下戴着面具的样子。金牌音乐制作人幸运儿、女王般优雅的瓦尔莱塔、乐队里最积极永远笑着的克利切……就连奈布他自己,说话时刻意保持语速的适中,安静时习惯性地保持礼貌的微笑。

      人是多么奇怪啊,明明知道是梦境也不愿醒来。奈布睁开眼看见雪白的天花板,聚会的气氛渐渐散去,潜意识中期望的那种解脱没有出现,反而感到深深的怅然若失。

      他翻身去摸手机。一定是昨天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情的缘故,好不容易摆脱经纪人和各种密密麻麻的规划表,好不容易躲开杰克和艾米丽,回到家时已经快两点。虽然他还是没忍住调出了电台的回放。然后他就发现那个熟悉的声音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午间新闻。

      也对,主播本人都不在英国了,哪还会去做节目呢。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杰克的再次出现是他期望了很久的,虽然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但至少他们生活的轨迹又再次又了交集。然而奈布心里很惧怕杰克这次的出现,很惧怕他从模糊不清的记忆转变为实际存在于自己身边的人。

      就好像,生活因为某个人一下子又脱离了轨道。现在他仿佛又陷入了曾经那种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一切的状态。

      当然这些都得留给以后去烦恼了,因为奈布解锁手机屏幕后发现……他现在面对的情况比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还要糟糕一百倍——

      杰克昨天在电台里说的和他一起睡过的言论,成功的上了微博热搜。


13.

      无数的留言,无数的私信,无数不同的声音潮水一般涌入那块小小的发亮的屏幕。奈布躺在床上举着手机看着话题里讨论的内容,那些各种各样的猜测,纷纷纭纭,让他几乎失去了做出反应的能力——杰克说那句话不是开玩笑的么?为什么……会成这样?

      玛尔塔的电话就是在奈布愣愣地看热搜榜时切进来的。

      “喂?”奈布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

      “奈布!我看见了!推特上的截图!什么时候你和杰克上过床这件事成了众所周知的事情了?我以为全世界除了你们两个当事人就只有我和艾玛知道了!怎么回事?”玛尔塔的声音和着吵闹的背景音传入奈布的耳朵,彻底地打破了他原本应该安安静静的早晨。

      “你是来给我补刀子的吧……我哪次和他睡过了?”奈布感觉头很痛。

      “喂,你不记得了?那次,第三季那次,拍摄快结束那次!在酒吧那次!你们点了同一种酒那次!”玛尔塔的音调一扬再扬。

      “没有的事……他喝断片儿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更何况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奈布无奈。他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地跳动,好像喝断片儿宿醉一晚的人是自己一样。

      “我不管我不管!为什么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

      玛尔塔姐姐我好像和你无法交流……难道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关心我受伤的心灵吗?奈布坐起来,发泄似地把枕头揉在自己怀里:“杰克他自己在昨天晚上的电台节目里乱说的,我有什么办法?我都说了我们是浓浓的、纯纯的社会主义兄弟情了……”

      “哦哦,这样啊,自己公布的啊, 那就没什么了,我先走咯,过几天到中国了再详聊。”玛尔塔语气一下子就放松了,然后秒挂通话。

      ……别走啊姐,你明明知道我和他都分手了五年了啊姐。奈布泄气似地重新倒回床上,把手机扔到一边。

      他睁眼看着空白的天花板。空空荡荡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在回响。

      明明都分手五年了啊。

      为什么还会有这种破事儿呢……


14.

      杰克和奈布很早之前就认识了。准确的说,是在奈布入读伦敦皇家艺术学院那一年,在一个画展上认识的。

      那时杰克已经小有名气,有不少画作成功地入驻艺术展和画廊。奈布恰好很欣赏杰克的那种风格。他知道杰克和自己一个学校,但一直没有见过面。幸运的是,某天两人地在某个画展后台碰巧遇见了,于是就愉快地聊起来。

      和奈布不同,杰克虽然很有绘画的天赋,但实际上他更想当个演员。于是当《第五人格》真人秀在英国开始海选时,杰克拖着为学费发愁的奈布一起去了。成功入选后两人一起去参加了《第五人格》,他们的关系,和所有朋友一样按照正常的套路发展着。但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同呢?

      大概是节目里很少匹配到一局游戏却每次都被杀三放一?还是走在庄园铺着好看砖面的窄窄的小路上突然抬头看见星辰下杰克的笑脸?说不清楚。反正自然而然的,某天杰克说我很喜欢你,要不我们试试看?奈布说,好啊。

      然而在一起这件事并不是没有带来过烦恼。不论是来自身边的人,还是来自自己的内心。之后他们每次和艾玛、玛尔塔出去玩时,两个女生没有少找借口离开,留他们两个尴尬地对视。因为不想因为这件事而显得特殊啊……不论说过多少遍,好像都没有什么作用。其他人总是说着了解、明白,但眼神还是会有不对。

      就这样吧。应该可以撑过去的。奈布这样告诉自己。

      然后他们的感情就停留在“就这样吧,We’re done.”这种略显无奈的妥协上。

      奈布还记得分手那天,是第三季收官的那一天,庄园主在晚餐时说“要不大家组团出道吧!”,玛尔塔笑到抽搐还把甜点到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回房间换衣服的奈布发现杰克独自一人在等他。杰克说,就这样吧,分手吧。

      杰克没有等他回复就走了,奈布后来每次回想起,都感觉,那真是很不绅士的行为呢。门被甩上的时候灯灭了,然后就是黑暗的房间,门缝里微弱的光亮,还有墙上“滴答”转动的时钟。

      那天奈布一个人在黑暗里坐了一个晚上。玛尔塔来敲过门,艾玛来敲过门,威廉来敲过门,就连莱利先生都来问他怎么了,几乎所有人都来了一遍,除了杰克。当然更没有什么解释。

      再后来,奈布来了中国。

      所以这些年他并不是故意不去节日聚会的,是他真的不想去面对那个先对自己告白又狠狠甩了自己的人。他知道自己应该放下这段感情,但他总会在生活中各个微小的细节里突然想起什么似地愣住,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他和杰克,到头来又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同学关系?朋友关系?

      很遗憾,都不是。“我和他都分手五年了。”奈布空空的脑子里回荡着这句话。

      五年了啊。五年很长,长到可以学会一个人在异乡很好地生活,可以学会做饭,可以学会如何去遗忘,可以假装自己已经忘了。但五年又很短,短到可以用“五年过去了”几个字概括。

      是啊,五年过去了。


15.

      艾米丽起床时发现微博炸了。

      “另类流行歌手奈布·萨贝达和英国绅士杰克不为人知的二三事”、“另类歌手奈布&大众情人杰克?论这些年FI的炒作套路”……

      这都是什么的什么啊。艾米丽叹气,没有去细看,关了手机,洗漱吃饭准备去公司报道。

      坐上车的时候她想起昨天晚上走到公司门口时刚好看到奈布拦了一辆车扬长而去。而惹出事情的杰克先生则沉默地站在道路旁,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艾米丽不敢动,默默地缩在门后,直到杰克向反方向走去。

      她记得夜空很黑,没有星光,周围的建筑物都陷入沉默,只有FI大楼还是活着的样子。然后她没由来地想到两年前在伦敦拍<六尺之下>的时候,那个时候每天剧组工作完成后也是这样的,路上很安静,醒着的要么是忙碌的人,要么是心灵破碎的人。

      那个时候的奈布已经在中国独自生活了三年了,整个人变了很多。不怎么喜欢说话,和熟人讲话时语气也保持着必要的尊敬与礼貌。她很少看到他笑,或者说,像以前那样真正地发自内心的笑。好像伦敦雾气中不知名的东西缠住了他。

      艾米丽起先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后来一次去隔壁剧组串班,艾玛听了她关于奈布的叙述,回头看了一眼杰克,叹气。艾米丽突然就明白了。

      再后来又一次,她终于说服奈布一起去隔壁看看,观摩一下,然而他全程坐在最偏远的角落。艾米丽也只好和他一起坐在角落,像个局外人一样打量着隔壁片场,看着导演弗雷迪·莱利先生忙碌的身影,看着杰克和艾玛的一举一动。

      艾米丽记得奈布很安静地坐在她身边,很安静,安静到她频频侧头去看他是否睡着了。然而并没有,他只是愣愣地看着一个方向。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直到艾米丽撑不住无聊自己都快睡着了,才听到奈布说了来到隔壁之后的第一句话,那是《六尺之下》中结局临近时男主角写在日记上对女主角的一句告白:

      “医生,如果爱情是一种传染病多好……这样我和他是不是就能一起病入膏肓了呢……?”

      当时艾米丽没有回答。如今想起来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唯一能想到的感叹就是,五年过去了啊。

—TBC—



大概就是分手了之后杰克倒追吧......【什么鬼被拖走】

评论 ( 9 )
热度 ( 172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