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第五人格】今日娱乐头条<2>


7.

      FI亚洲分部的大楼坐落在茫茫帝都的某一个角落里,建筑物很好地延续了欧洲总部的中世纪教堂风格——特殊的外墙结构,高耸的笋状塔楼,薄壳般的穹顶,正中是蔷薇纹样的玻璃门。

      很好看的设计,只是和周围的建筑有些格格不入。

      还有那个有着若干层次逐步向内收缩的正门走廊,每一层都贴上了FI旗下不同艺人近期的海报,花花绿绿的,被奈布吐槽了很多次。用他的话来说,“就像走进了上个世纪的理发店一样”。

     往常到公司奈布都会闭着眼睛快速穿过这辣眼睛的正门走廊,但今天他刻意停下了脚步,认真地端详起每个人的海报。

      不得不承认庄园主的实力够硬,FI娱乐在短短几年的历史中已经进化出了比较全面的产业体系。其旗下的资源已经能够满足绝大多数艺人的活动,不仅自身有齐全的歌唱和影视体系,还沿伸至综艺、电台和时装领域,可以说是造星实力一流。

      由于是亚洲分部,美智子小姐新作的宣传海报格外多。再往前走还有IDENTITY巡演的巨幅海报,以及其成员特蕾西与摇滚歌手裘克合作的单曲封面。

      虽然自己有个明星的身份,在聚光灯下也算是个有经验的人,奈布始终无法做到内心毫无波澜地正视自己的海报,因为他总感觉那个人不是他,只是另一个恰好也叫“奈布·萨贝达”的人罢了。 

     上一次来时墙上贴的还是电影《第五人格·蜘蛛》去年全球首映礼前拍摄的宣传照,现在已经换成奈布和艾米丽两年前共同参演,今年七月即将上映的电影的宣传海报了。

     《六尺之下》。一个二战时期的爱情故事。

      那是奈布第一次参演电影。他和艾米丽在片中的身份和当初他们在《第五人格》的真人秀里一样,佣兵和医生。他还记得这部片子拍摄地点在伦敦,而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可以遇见同样在隔壁片场工作的杰克。

      话说回来,杰克当时在拍一部校园喜剧,《第三十个清晨》,搭档是IDENTITY的Dancer艾玛·伍兹。两班人马拍摄时间和地点撞了就算了,收官后的宣传期也很不巧地撞上了。更加尴尬的是FI官方不久前宣布这两部同样广泛被看好的电影将在同一个电影节首映,甚至就连之后的全球公映的日期都只差两天,奈布不禁有些怀疑那个老奸巨猾的庄园主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让他这个演艺界的新人和老牌演员杰克撞在一起,故意让同组合的艾米丽和艾玛撞在一起。

     就算是制造舆论带起更大的热度也不用这样吧?而且《六尺之下》从宣传期至今在各种媒体的比较中一直处于下风。

      奈布其实一直不是很懂杰克为什么要拍那种电影,他记得杰克一直都很讨厌喜剧片。

      不过自己也因为在军校接受过训练的原因一直很讨厌战争片就是了,当时完全是因为《六尺之下》拍摄地点在伦敦,再加上自己脑子一抽,就决定去了。


8.

      奈布慢慢走进大厅,没有遇见设想中经纪人碎碎念着贴上来的场景,反而看见一抹纯白色的身影。

      艾米丽。

      “好久不见啊,奈布。”艾米丽笑着冲他招手。

      “艾米丽,嗯,确实很久不见了。”奈布一直紧张经纪人的唠叨的心情有了一丝放松。

      IDENTITY的五个女孩子里,奈布其实和队长玛尔塔以及艾玛更熟一些,实际上当初他们三个,再加一个杰克,是每周一起去看电影聊天压马路的关系。至于艾米丽,不知道为什么奈布始终有着一种尊敬的距离感。可能是因为年龄原因,也可能是由于艾米丽在真人秀里一直表现得很成熟稳重。直到开始合作《六尺之下》,他才发现这个好像能看透了一切的冷静的女孩有着很多变的心情。

       “来来来一起拍张照!嘿,怎么感觉你又变高了?”艾米丽迅速拿出手机,垫脚搂住奈布的脖子,强行把他拖进了相框内,然后“咔嚓”。

      “是吗?可能你今天穿的是平底鞋吧。我身高很早之前就不长了。”奈布揉揉被艾米丽略过大力勒痛的脖子,随意的问道,“所以你们要在中国待很长一段时间?”

     艾米在手机上快速编辑着什么,心满意足地按下“发送”键后转头幽怨地看着奈布:“是、的啊,小奈布。要不是你每次圣诞节聚会,不,任何节日聚会都缺席不来,我们才不会亲自来中国逮人呢。”艾米丽说着假装擦眼泪,“你不知道我学习中文有多痛苦……”

      奈布本想辩解自己不去节日聚会是有原因的,比如说圣诞节公司并不放假,却突然明白了什么。

     等等,原来大家被迫学习令人痛苦的中文……是我的错咯?


9.

      从大厅到顶楼广播部演播室的路上,艾米丽喋喋不休地说着IDENTITY和美国分部的趣事。

      “特蕾西老厉害啦,你听了她和裘克合作的那首Rock吧,空降榜单第一呢;还有海伦娜,现在她在准备自己的服装品牌,有点忙,可能过段时间才会来……对了,还有班恩,他本来是要一起来的,这边有个电音节邀请了他,但是他说中文太难了还是算了。真是的,入驻电音节又不需要会说中文……”

      奈布认真地听着,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也许自己一个人在中国待太久了,也一直没有主动关心过任何人,听到大家的名字都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想起以前在欧洲拍真人秀的那段时间,因为每一季都是集中在一个月之内拍摄的,所有人在那一个月里都住在一个宿舍,在节目上争锋相对的他们回到宿舍就打打闹闹起来。各种派对、泡吧、音乐开的震天响都是很常见的事。可以说经历过那段时光之后,《第五人格》变成了一个家庭。

      但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刻意和大家保持距离的呢?甚至同意了独自一人来中国发展。

      大概是那天晚上吧。奈布的脑海中闪过黑暗的房间,门缝里微弱的光亮,墙上“滴答”转动的时钟。一个人影一晃而过,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就被打断了思路。

      经纪人正站在演播室门口等他们,不停看表。看到奈布和艾米丽的出现,他激动地向等待室里挥手:“杰克!杰克!他们来了!快出来,准备开始了!”

      那个模糊的人影又清晰了起来,渐渐从脑海中的雾气化作实体。杰克合上书,慢慢从等候室的沙发上站起,理了理酒红色的衬衣和黑色领带,走向他们。

      “艾米丽,很高兴能在这里遇见你。”杰克礼貌地和艾米丽握手,然后转向奈布。奈布仰头看着比自己高了整整十五厘米的男人,脑子突然里一片混乱。    

      “你中文说的真溜。”完全没有准备两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应该说些什么的奈布,面对杰克向自己伸出的骨节分明的修长的右手说出了一句无厘头的话。

      杰克收回了自己的手,自然地插在裤兜里。“你那张一米八的脸也保养的不错。”说完,他就转身走近了演播室。

     奈布站在原地,没有动。艾米丽叹息一声,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没关系的奈布,我知道你一直都对他的身高不爽,虽然没有一米八的身高,但是你至少长了一张一米八的脸。”

     长着一张一米八的脸……杰克你以为你一米九就了不起哦?!


10.

      距离直播开始还有五分钟,主播正在调试设备。

      杰克坐在半圆形的桌子右侧靠近调试台的位置上,奈布坐在他的对面,艾米丽坐在了奈布的身边。     

      沉默,令人尴尬的沉默。假装没有注意到对面传过来的探寻的目光,奈布轻轻侧身问艾米丽:“话说你知道今天晚上是什么话题吗?我来之前忘了问。”

      “没有拿到提纲哦,导演告诉我随便聊就好了,应该会问一些关于最近的发展计划吧,今晚就只是一个单纯的聊天节目。”

      “好吧。还真是随便。”奈布坐正,看见经纪人站在等候室厚厚的玻璃后冲他比“V”。他收回目光,发现杰克已经低下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主持人压低声音问他们有没有准备好,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立即引入了一段开场音乐。奈布听出出那是IDENTITY巡演的开场曲《NEW START》。音乐结束后主播介绍了节目的嘉宾,三人分别和收音机前的观众打了招呼,然后开始聊近况。

     在聊完《六尺之下》、《第三十个清晨》和IDENTITY来华安排后,主播将话题转移到了《第五人格》游戏全球公测上。

      第五人格,由当年大火的欧洲真人秀改编,非对称性对抗类游戏,暑期上线。真人秀中的每个节目嘉宾在游戏中都有相对应的角色,例如求生者阵营里奈布代表的佣兵和艾米丽代表的医生。至于杰克,只是一个腰不好的秃头监管者罢了。

      “话说上个月游戏开始公测之后,已经由不少粉丝开始站CP了呢。比如说很火的杰园,佣医什么的。三位对于这个现象是什么看法呢?”主播一边轻快地说着,一边缓慢切入FI欧洲总部艺人菲奥娜·吉尔曼的新歌。

      哈?奈布一脸懵逼。CP?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什么鬼?他看向艾米丽,后者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奈布转头看向杰克,对方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一样。

       “杰园吗?只是一个杀人如麻的监管者和一个与他毫无交集的求生者的关系吧。至于伍兹小姐……其实我不太懂为什么粉丝们会觉得我们之间有些什么浪漫的事情在进行,因为我们性格还是很不一样的,至少做情侣不行。我一直都很敬佩她的果敢,她一直是想到什么就去做,不论是当时在真人秀里还是后来正式出道,她的表现都很出色,电影的合作也很愉快。不过我和她也就只能是限于朋友关系了。”

      “啊,杰克先生失去了一次好的炒作机会呢。”艾米丽小声嘀咕。

       杰克停顿了一会,将视线转向向奈布,继续说道,“话说起来,以前大家一起参加真人秀的时候,我和玛尔塔,艾玛,以及奈布是特别要好的朋友呢,大家经常一起看电影去图书馆酒吧什么的。只是后来奈布来了中国就不怎么和我们联系了,所以这次我们只好亲自来中国逮人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原本极力憋气想忍住不打哈欠的艾米丽没忍住笑出了声。


11.

      之后的对话,奈布发誓,是他活了这么久经历过最糟糕的对话,没有之一。

       “啊,原来是这样,真是令人羡慕的友情呢。话说杰克和奈布很熟吗,感觉二位就算是以前在真人秀里互动也很少呢。”求知欲满满的主播丝毫不知道他正把话题引向一个奇怪的方向。

      “毕竟不在一个阵营,他是求生者我是监管者。而且很早之前就认识了,所有没有互动但关系好也是正常的。”

      “诶诶,很早之前就认识了?那现在二位私底下还会有什么交流之类的吗?或者说,现在是什么关系呢?”

      “没有交流,老同学关系。”

      “会有交流,老朋友关系。”奈布和杰克异口同声地回答,对望两秒钟,又一同看向主播。

      “只是老同学。”

      “真的是朋友。”

      气氛有一瞬的凝固,然后奈布无奈地说,“我们关系有好过吗?”

      杰克双手环绕在胸前,颇有杠上的意思,他挑眉道:

      “怎么?如果一起上过床的话,不算关系好吗?”

      哈?奈布感觉自己大脑瞬间短路。他看向主播,主播一脸震惊。他又转向艾米丽,艾米丽一脸看戏。他最后转向经纪人,经纪人一脸生无可恋。

      “原……原来又是这样的吗?”主播表示自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这个话题了。

      你们的中文是不是不及格……他说的“一起上过床”,真的只是指,在一张床上一起睡觉啊谢谢!

      “我们是浓浓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在节目的最后奈布只能这样做总结。

—TBC—


多么无力的辩驳啊奈布

拖延了这么久终于把第二部分发出来了,要为党贡献TAG数......



评论 ( 14 )
热度 ( 174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