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杰佣】Fetish

纽约,皇后区。


雷哥公园。


盘旋着蔓延在这座城市上空的热烈气氛,随着夜色渐浓而愈发甜腻。


不夜城的浮光掠影裹挟着纸醉金迷的气息,倾洒进近一百平米的客厅,沾染得木质地板熠熠生辉。


还未褪去职业装的医生站在落地窗边,望着窗外的景色,宽松的白大褂掩藏了他身体的紧绷。


“嘀嗒,嘀嗒……”秒针不紧不慢地走着,轻盈的声响回荡在空旷的室内,一点一点,流水般滴落在凝固的空气中。


波纹荡漾。


医生手中的高脚杯随着墙上钟表的节奏轻轻摇晃,深红色的液体撞击在透明的杯身上,垂死般坠回杯底,映出对面高楼的彩光。


光怪陆离的繁华景象倒影在年轻医生银灰色的眸子里,随着抵在他后脑的冰凉枪口的逼近而逐渐凝重。


木质地板上,不夜城的灯光在黑暗的边缘流动。


“奈布,”年轻医生镇定地勾起唇角,带着几分亲昵唤出身后人的教名。


“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抵在后脑的枪口瞬时加重了力道。


身后的男人沉默地站着。良久,传来一声轻笑。


医生轻握着高脚杯的手指一点点收紧,指骨泛白。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对方藏在明暗交界处,被光影渲染到极致的绿眼睛里露出戏谑的神情。


无声的对峙里,时间寻找着空气里的每一条缝隙,流逝。


“不,杰克,”男人模仿着他故作亲切的口吻,枪口在他裸露的脖颈处暧昧地上下滑动,“你可别忘了……”


“我和你,早就分手了。”


这次轮到医生发出一声轻笑。


“是吗,那真是可惜。”他像是刚刚想起这件事,叹息一声。杰克优雅地摇晃着高脚杯,微微偏头,在余光里搜索男人的身影。


“怎么?”身后的人讽刺道,尾音挑衅地上扬,“难道你对那段充斥着谎言与背叛的荒诞感情还念念不忘?”


“也对……”医生顿了顿,一点点转身。


“有什么——”


“——比发现自己同床共枕的爱人,就是自己追查已久的犯人,更令人难过的呢?”


“对吧,萨贝达长官?”


医生看着曾经的爱人藏绿色的眼眸,冲着他举了举高脚杯,露出了得体的微笑。


砰。


扳机扣响。


啪。


高脚杯应声而碎 。


医生仍保持着举杯的姿势。


深红色的液体顺着玻璃裂口流下,染红了医生白色的袖口。破碎的玻璃片在高速运动下蹭破医生的右耳垂,鲜红的血液从细小伤口渗出,在不夜城生动的夜光下凝成红宝石。


萨贝达露出了一个比他还得体的微笑。


藏绿色的眼里混合着矛盾的杀意与爱意,医生背光的面容烙印在他漆黑的瞳孔上。


杰克看着他一点点向自己倾身。泛着光的银色枪管缓缓探进医生敞开的衣领,停留在锁骨上,暧昧地绕圈。


冰凉的金属触感刺激着神经,医生的瞳孔微缩。这份细微的反应显然取悦了对方,萨贝达咧嘴笑了,紧盯着他,像面对可口的猎物似的轻轻舔着尖利的虎牙。


藏绿色的眼睛凝望进曾经无数次细细描摹的那片银灰色。


“我说……”他轻轻偏头,鼻尖温柔地蹭着医生的侧脸,呼吸拂过他苍白的肌肤。


杰克的喉头动了动,他微微张唇,又压抑下想要说的话。


萨贝达伸出温热湿润的舌尖,轻轻舔掉医生耳垂上的血珠。


“最难过的事是你不在我身旁。”


“我的,杰克先生。”


—END—


本来是想摸鱼练习写打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


器官走私犯杰×国际刑警奈 莫名带感


大概是一个打着打着打上床的故事(bushi)


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评论 ( 9 )
热度 ( 52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