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杰佣】短暂

  • 军官杰克×学生奈布

  • 非典型战争pa


“轻轻触碰过,至少不完全错过。”

<<<

雪下得很大。

单薄的身形被黑色的风衣紧紧包裹,少年双手插在兜里,尽力把脖子缩进衣领,试图抵挡扑面的风雪。

一脚深一脚浅,他慢慢地在雪地里行走。隔着厚厚的积雪,坚实的地面显得那样遥远。但他从未迈出试探性的脚步,总是坚定而义无反顾,偶尔趔趄,尔后又继续上路。

少年是偷偷溜出来的。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许去任何地方——任何除了学校以外的的地方。他受够了潮湿的教室和阴沉的气氛,音调嘶哑的呆板讲课声飘旋在头顶,和冰冷的空气混合在一起,向原本就已经混乱成浆糊的脑子里强行灌输他根本就不想学习的东西。

自己的国家战败了。他知道。

但他不想学习敌人的语言。

所以他逃学了。


<<<

跌跌撞撞地走出不知道多远后,他看见了象征隔离的铁丝网上明黄底色的醒目标志:

停下

铁丝网很高,横亘在天地之间,破碎了对面的景色。

他放慢脚步,偶尔回头,四周无人,只看得见隐隐约约残存的雪地里的脚印。

风吹过,少年极不情愿地从温暖的兜里抽出手,按了按有些歪斜的帽子。空旷的雪地让他有一种轻易暴露在危险前的不安全感。原地转了个圈,他没有发现任何可供遮蔽的树木——事实上这场大雪里连一棵低矮的灌木都没有。

离铁丝网还有一段距离时,他看清两个世界的分界处立着的一排临时搭起的小房子,穿着厚重制服的严肃的人们不时进进出出。

有人注意到他,发出了停止前进的命令。

少年耸耸肩,站在原地。

“什么人?”

“……学生。”

拦住他的士兵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学生?你不去学校在这里做什么?”

“我想过去看看。”

士兵仍然紧紧盯着他。“有通行证吗?”

少年摇摇头。“没有。”他诚实地回答,“我只是想过去看看。”

顺着他的目光,紧紧握枪的士兵转头看了高大的铁丝网一眼,回头时满眼尽是不理解。

“没有通行证不能通过。”他僵硬地强调。

少年抿抿唇,低下头,蓝色的眼睛盯着地面,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不远处几个交谈的军官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其中一人弹弹肩膀上的雪,走过来。

“怎么回事?”他问道,说出的话掀起一片白色的雾气。

站岗的士兵向他的长官说明了情况。

年轻的军官轻笑了一下,灰色的眼睛瞥了少年一眼。“作为这个国家的一员,他有权利知道对面在发生些什么。”停顿了一会儿,他又补充道,

“我可以带他过去。”


<<<

两人沉默地走在铺满雪的街道上。

十分钟前他们乘坐马车到达小镇中心,距离警戒线已经很远。但少年还是忍不住回头,仿佛不敢相信自己正踏着积雪下坚实的地面。

街道上寂静无人,只有雪在纷纷落下。年轻军官开口打破沉默:“什么名字?”

“奈布·萨贝达。”

“年龄?”

“十六。”

“在上学吗?”

“嗯……其实,我逃学了。“少年双手插在兜里,低头看着有些微微湿润的靴子在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脚印,诚实地坦白自己出逃的事实。

“不喜欢学校?”军官的声音里似乎沾染上几分笑意。

“不喜欢另一门语言。”

似乎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男人陷入了沉默。奈布抬头看他一眼,灰白的天空映照在军官眼里,零零落落的雪花飞舞,在眼底聚集,蔓延。

“请问……应该怎么称呼先生您呢?”犹豫了一会儿,奈布小心翼翼地开口。

年轻军官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抹去飘落在睫毛上的细小雪花。

“杰克。叫我杰克就好。”


<<<

铁丝网的这一边和少年想象的不太一样。

枪炮轰击后留下的断壁残垣冷冷清清地伫立着,街两旁的商铺的橱窗玻璃碎裂一地。一块一块的,在尚有屋檐遮挡的地面上呈现出奇异美感。

他们沿着小镇的街道走着,走过糖果店,走过剧场,走过报刊亭。奈布想起自己小时候跟随着父母到相似的小镇上时,蓝天白云下飘扬着欢声笑语,和现在眼前苍白而模糊的雾气相差甚远。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聊着自己出生的地方,曾经的故事。奈布抱怨着学校的种种不好,杰克讲述着自己在军队里的所见所想。他们话题跳跃,却又能十分默契地跟上对方的节奏。

“这一切会结束吗?”

“什么?”

“战争。”

杰克停下脚步,看着少年蔚蓝色的眼睛。

“我不知道。”


<<<

雪下慢慢变小,年轻军官在下个街口绕进阴暗废弃的小巷。

潮湿的气味混杂着雪的清新,以及不知发酵了多久的光阴的气息,充斥着他的肺部。

少年靠在墙上,抬头看着一根直线似的单调天空。

一只孤单的黑鸟飞过。

奈布眨眨眼,收回视线时发现靠在对面墙上的军官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烟盒,隔着黑色漆皮手套摩挲着浅棕色的棱角。

“要么?”杰克单手打开烟盒,伸到少年面前,灰色的眼睛盯着那一片蔚蓝。

奈布沉默了两秒,然后起身去接杰克的烟盒。

少年苍白的指骨被冻得微微泛红,他手指颤抖着,不熟练地抽出一根细烟,在军官的注视下叼到唇边。

杰克轻笑一声,褪去手套,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细长的烟条,关上烟盒,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金属制的小巧器物。

军官熟练地点火,弹出的跳跃火星在他眼底洒下光斑。他半眯着眼微微启唇吐出一口薄烟,然后招手示意少年靠过来。

“啪嚓。”小巷中燃起微光。

奈布叼着烟凑过去,杰克拢在摇摆着的细小火苗旁的手指微微蹭上少年的脸颊,意外的冰凉。

少年靠回墙上,吸一口气,忍耐着口腔里的不适感,含混不清地道谢。

军官没有回话,他们默默地在缭绕的烟雾中对视。

最后杰克叹口气,将剩下的半支烟蹙在墙上熄灭,灰色的眼睛看了看天。

“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

简陋的马车在雪地里缓缓前进,象征隔离的警戒线越来越清晰。

军官和少年并排坐着,看着各自一侧白茫茫的景象。空气在沉默中凝滞,偶尔几声清脆的铃铛响划破寂静,又被不断前行的马车落在后方。

没等马车停稳,奈布就起身跳下去。杰克跟在他身后,军靴踏在雪地上,留下深深的印迹。他站在原地,微微抬头,看着少年向前走去的背影。

他即将跨过那道线,回到对面。杰克这样想着,依旧没有动。

雪又变大了,洒在他的帽檐和肩头。

少年停住了,转身回望。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停止了。

“我们还会再遇见的,对吧?”

纷飞的雪花扰乱了他的视线。杰克动了动唇,又咽下回答。

他不敢回答,因为他害怕那份轻飘飘的答案会被风吹散。


<<<

“这一切会结束吗?”

“会的。”

“我们还会再遇见的,对吧?”

“......一定会的。”


—END—


已经写不出九月时设想的那种一眼万年的感觉了【躺】

悄悄问一句大家还吃什么CP,想随便写一个(如果有人理我的话


长短篇归档

评论 ( 11 )
热度 ( 68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