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杰佣】谎言·2

  • Part 05 小破车请依次排队刷卡

  • 双出轨婚外恋设定/医生杰克&编辑奈布

  • 20世纪初芝加哥

  • 前篇:谎言·1

  • 推荐BGM:Almost Lover-A Fine Frenzy


“我很高兴是你。”


Four.

连续几天,芝加哥都出现了冬日里难得的晴天。

圣诞即将来临,阳光洒在道路两边的积雪上,微微闪光。街边的商店挂起彩灯,透明的橱窗玻璃映出路过的行人,少了几分匆匆。

奈布坐在十字路口处的咖啡馆里,双腿交叉在木质高脚凳下。他透过自己隐隐约约的倒影看着窗外清新和谐的街景,捧着温热的马克杯,右手食指指尖随着脑海里的音乐打着拍子。

新年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他想着,最后一个周末。

几只麻雀从树上飞下,在咖啡馆前的雪地里跳跃着,歪着头寻找食物。

奈布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总之当他回过神时,他已经和杰克去过了瓦卡大道上的现代艺术展,在某个树荫下的音乐商店挑选了一张上世纪的唱片,在繁华城区角落里的二手书店发现了歌德的未翻译诗歌集。

然后现在,他按照约定坐在咖啡馆里,等着那个高挑忧郁的身影出现在路口。

杰克会用办公室的私人电话给他留言,而奈布总是会抢在玛莎之前接每一通电话——虽然大多数时候是出版社的通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提示和预警,他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不论是对待什么。

他开始在与玛莎的每一次对话里走神,在女友既疑惑又担忧的眼神里胡乱编造着借口。他说自己工作很累,早早洗漱上床,却又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中充斥着下一次见面地点的假设,琢磨着自己又该怎么和杰克取得联系。

这很累,奈布承认,但这不受控制。

他们挑选着人流量小的时间、地点见面,一起上街时永远保持礼貌的距离。坐下时他们聊很多东西,从各自的过去、学校生活到工作经历。他们会聊拜伦和雪莱,会聊佩兰和开尔文,会聊现代艺术和平权运动的未来。

他们总是默契地避开自己的感情生活。

杰克偶然一次提起过自己婚姻生活并不幸福。他说,伊米莉亚是个优秀而美丽的妻子,也是一名出色的医生,他懂得知足,但并不幸福。

年轻医生平静地说出些话时,奈布低着头,指尖触着渐渐凉掉的咖啡杯。他想起自己在报纸上看见过的洛夫胡德夫妇的合照,又想起家里放着的玛莎大学时带领校队拿的全美高校女子排球奖杯。

玛莎是个好女孩。奈布最终这样说。

她是个好女孩。奈布这样想着,举起马克杯喝了一口。他看着窗外,行人三三两两走过微光下的芝加哥的街道,心里又泛起了曾经无数次说出这句话时唤起的无奈与难过。

她是个好女孩,但我给不了她想要的。

咖啡馆的门被推开了,室外嘈杂的声音略微涌入,又随着玻璃门轻轻的回落而消失。

年轻医生环视一圈,锁定了他的位置,冲他轻轻招手。

奈布推开马克杯,站起身。

他不想伤害玛莎,不想伤害身边任何人。

“嗨,”奈布扬起笑容,听见自己说,“我等你好久了。”

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Five.

他们第一次跨越禁区的时候,窗外的芝加哥在下雨。

细碎的雨点飘落在玻璃窗上,蜿蜒穿行,逐渐汇集,折射的灯光勾勒出窗外有些暗淡的建筑轮廓。

奈布披着浴袍坐在柔软的床沿上,愣愣地看着窗外。身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盖过了窗外的雨声。房间里的暖气开着,逐渐冲散坏天气带来的微凉。

他感觉一切发生得很突然,但又顺理成章。

那天<梅菲斯特费勒斯>在芝加哥大剧院上映,是意大利诗人博伊托的歌剧代表作,也是奈布从高中时期就特别喜欢的一部作品。他原本特意订了两张票,但玛莎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最后只能独自一人沿着午后飘着小雨的湿润街道走向剧院。

散场后他跟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向外走去,衣着光鲜的女士们帽子上的亮丽羽毛在视线里摇晃,令人心烦意乱。剧院外的冷空气强烈凶猛,混合着雨点拍在他脸上。

伞。奈布心头一跳,我的伞忘在剧院里了。

他急急转身,无措地面对着不停向外喷涌的人群,无意间看见年轻医生深色的大衣一摆。他安然自若地站在拐角处,像是在等人。

杰克冲他打了个招呼。“我看见你了,你坐在我前面两排。”他耐心地等待奈布穿越人群向自己走来,解释了自己出现的原因。

“一个人?”年轻医生问道。

奈布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攥着另一张入场券。他尴尬地把剩余的剧票塞进衣兜,“可以借一下伞吗?”

"BE WITH ME."


—TBC—


刹车已经被我踩死了

反正日更,收拾收拾明天继续:D

至于最近为什么这么勤奋...托福分手了很开心【耶比】


归档:杰佣长短篇合集

评论 ( 8 )
热度 ( 59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