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杰佣】谎言·1

  • 双出轨婚外恋设定/医生杰克&编辑奈布

  • 二十世纪初芝加哥

  • 日更(本来是个短篇..


“像谎言一样亲吻我。”


The Beginning

奈布·萨贝达一直都明白一个道理。

人生离合再常见不过,拥有时珍惜,失去时淡然。

于是那年夏天,芝加哥的最后一场雨里,他对自己说,就算是一个人,也要继续走下去。

不许难过。


One.

奈布记得第一次遇见杰克时是十二月,天空飘着薄雪。

他还记得,那天大概是下午三点。街道上不时有几辆深色的汽车驶过,偶尔鸣笛,喇叭声融化在薄薄的积雪里。

他裹紧了身上黑色的大衣。隔着一条并不算宽阔的街道,隔着被雪破碎的景色,对面Oak Park街上那栋充满张力的建筑依旧美得震撼人心。

奈布站在马路这头,看着那幢名叫“Strande”的房子。交往三年的女友玛莎站在他身旁,朝手心哈着气。她穿着皮质大衣,戴着格子围巾,面色红润,丝毫没有两个月前生病时的虚弱,而她住院期间的主治医生——伊米莉亚·琼斯·洛夫胡德正是Strande的主人之一。

虽然是私人住宅,但富有生命力的设计使得三层高的复合建筑很好地融入了周围深绿夹杂着白色的自然环境,成为了Oak Park街上有名的街景。

“走吧,奈布。”玛莎跺跺长靴,在绿色指示灯亮起的那一刻向对面走去。

奈布没有回话,抬头看了看浅灰色的天空,然后轻轻跟上。玛莎在他前面两步远的距离走着,高高束起的棕色马尾辫随着步伐充满活力地摇晃,雪花落在她的发间,像巧克力沾染上糖霜。

玛莎是个好女孩。大学里每每被询问恋爱的感觉时,奈布总是这样回答。问他的朋友们则对视一眼,意味不明地笑着,然后把拍拍他的肩膀:

“老兄,你太走运了。”

奈布只是礼貌地笑。虽然他们说的没错——玛莎是物理系有名的漂亮女孩,同时还是芝加哥大学排球队队长。听说两人开始交往并且是玛莎主动追求他时,奈布身边的朋友们纷纷表示难以置信。

他们踏上干燥的前门台阶,年轻女孩儿按响了门铃。

在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后,深红色的门打开了,伊米莉亚出现在门口。她穿着绿色的连衣裙,白净的脖颈上恰到好处地戴着珍珠项链。他们简单寒暄几句,年轻有为的医生笑着对玛莎说“恢复的不错”,然后邀请他们进门。

暖气铺面而来,奈布取下围巾和外衣递给一旁侍候的仆人,跟着两名女士向里走去。室内的空间比Strande的外观看起来更加宽敞,流畅的曲线设计与房间精巧的布局分割透露出一种迷宫般的紧凑。他们一路走过前厅,绕过连通一二楼的旋转楼梯,转过拐角,进入会客室。

走进会客室的那一瞬间,除了大面积落叶似得棕色,奈布注意到远离窗户的角落里站着个男人。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有着完美的侧脸轮廓,低头看书的姿态透露出一种疏离的忧郁。他轻轻靠在墙上,左腿微微曲起。翻开的袖口干净整齐,露出一小截手腕,苍白修长的手指沉思般轻轻触着嘴唇。

“这位是我的丈夫,杰克·洛夫胡德,圣心医院脑神经科的医生。”伊米莉亚向拜访者介绍,声音里透出显而易见的愉悦。男人抬头,灰蓝色的目光穿透房间边缘的昏暗,看向他们。

那片灰蓝色就像奈布第一次到达芝加哥时看见的孤寂的海。

室内的暖气开的有些过分充足。奈布感觉有什么顺着紧握的双手一路攀升,他的呼吸骤然收紧,又一下放松。他向玛莎坐近一点,含混着语调打了个招呼。杰克放下手里的书,向他们轻轻点头:

“你们好。”声音冷静,不夹杂任何感情色彩。

奈布忘记了那个下午剩余的时间里,他们谈论了什么内容。但他记得那个午后渐渐露出云层的清淡的光,以及自己胸腔里充满着生命力跳动的心脏。


Two.

之后玛莎又去Strande拜访过一次。出发之前年轻女孩儿扭着男友的胳膊恳求他陪自己一起。奈布坐在沙发上,从书里抬眼,装傻问洛夫胡德医生是谁。

玛莎笑着打他,“就是伊米莉亚·琼斯·洛夫胡德啊。”

奈布一边躲一边开玩笑,“我还以为你看上另一个洛夫胡德医生,而准备抛弃我了呢。”

年轻女孩儿瞪大眼睛,隔着茶几与他对视,佯装生气,“你这样说伊米莉亚可是会生气的。”

没有任何预料,这句话穿透空气狠狠地击中了他。奈布停住了,从沙发上站起身,声音有些疲惫。

“不,我就不去了。最近出版社里的事情还挺多。”两人毕业还不到一年半,仍处于实习阶段。玛莎在城郊的一个实验室参与研究新世纪热力学,而奈布则有幸进入了芝加哥最好的出版社。

注意到男友情绪突然的变化,玛莎没再说什么,只是嘱咐他自己要按时吃晚饭。

奈布应着,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芝加哥。

他们租的公寓在靠近海边的一个小小角落,透过窗户可以隐约看见冬天里灰蓝色的海。

如果不是玛莎的突然提起,他以为自己几乎要忘了那天下午的拜访。

他想起杰克完美的外形,优雅的谈吐,以及像进行手术一样严谨地切蛋糕时苍白的手指。他想起他望向自己的眼神,灰蓝色的,冷漠、孤寂,像风暴前的大海。他想起自己心中深深埋藏的理智与情感交缠着的罪恶感。

关门声在身后响起,奈布深吸一口气,回到房间整理杂志稿件。

玛莎是个好女孩。他提醒自己,你应该学会珍惜。

指针不知道旋转了几圈后,一份稿件突然闯入了他的视线。

文章内容是对芝加哥最著名脑科医生杰克·洛夫胡德的介绍与采访,宣布他最新的演讲将于下周六在曼索托图书馆举行。末尾还附了张照片,上边的杰克穿着深蓝色的西装,双手插在兜里,对着镜头微微笑。

摄影师一定十分擅长对于光和影的运用。奈布这样想着,盯着那幅照片看了许久,然后把它小心翼翼地夹进最近在看的书里。


Three.

一周后奈布去了杰克的演讲。

他换上了第一次拜访时穿的黑色风衣,在发现自家白色的福特车发动机罢工后顶着小雪一路小跑到了曼索托图书馆。图书馆前的台阶上积雪化成一片,在无数的脚印下变得泥泞。

演讲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讲者还未出场。奈布悄悄在最后一排坐下,将风衣叠好抱在怀里,庆幸自己虽然是英语文学系的学生,但长跑还不赖。

趁着开始前的一点时间,他环视四周,发现了不少在报纸上经常可以看见的面孔——工程师威廉姆·詹尼、现代主义建筑师法兰克·莱特……就在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作家艾伦·凯的身影时,演讲厅里爆发出一阵掌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杰克出现在台上。他穿着黑色衬衣,系着酒红色的领结,西装外服裁剪精良的版型勾勒出他比例良好的腰身。他微笑着向人群挥手,像所有英国人一样开玩笑似地评论了几句美国西部的天气,然后在一片轻松的氛围里开始演讲。

没有预料中十分专业的医学词汇,杰克的谈吐如小说作家一般得体风趣,原本学术性十分强的枯燥演讲在他的讲解下变得活泼。

足够迷人。奈布观察着周围人的神态表情,在心里默默下结论。

演讲结束后,不少人向年轻医生围过去,奈布仍坐在最后一排,默默看着,耐心地等待最后一个人的离开。

当整个演讲厅只剩下他们两人时,他站起身,向医生走去。

“嘿。”杰克冲他打了个招呼,“我以为上周你会和贝坦斯小姐一起来拜访。”

“上周出版社比较忙。”奈布与他握了握手,“代我向洛夫胡德夫人问好。”

“伊米莉亚前两天去法国了,可能过段时间才会回来,我会转告她的。”杰克沉默了一会儿,“你在出版社工作?刚上大学时我本来想学文学,但是父母没同意,就转去了医学院。”

“巧了,”奈布挑眉看着杰克,“我是因为父母不同意而从医学院转到文学系的。”

杰克笑了,灰蓝色的眼睛看着他,“接下来你还有安排吗?有时间一起喝杯咖啡?”

—TBC—


本来想的是三次更新完结,然而...

BTW明天直接上车都有可能


归档:杰佣长/短篇合集

评论 ( 13 )
热度 ( 84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