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杰佣】他和猫·1

  • 奈布猫大三实习生杰克的轻松日常

  • 一个没有猫的可怜人自娱自乐的产物

  • 依稀想起自己是个写小甜饼的


>>>>>

六月的海边,天尚未亮。

奈布沿着狭窄的楼梯前进,大睁着杏仁形的圆眼睛在黑暗中探索,最后成功扒拉开楼梯尽头处通往天台的玻璃门。它愉悦地扬起尾巴,穿过纷繁盛开的花朵和茂盛的植物,跳上了掩映其间的秋千,等待着日出。

秋千随着它的动作轻轻晃动。奈布理了理被晨风吹拂得有些乱的背毛,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蹲下,修长的尾巴绕过身体乖巧地盖在前爪上。

位于海边的两层小别墅天台上,稍稍仰头就可以看见不远处金黄的沙滩和阵阵海浪。

初升太阳慵懒的光渐渐从海平线上溢出来,缓慢上升的过程中为湛蓝的海面镀上一层又一层璀璨的光芒。停留在岩石上休息的海鸥扇动翅膀,鸣叫着飞离。

奈布歪着头,眯眼打量着翱翔在天空中的鸟儿。跟随着它们逆光飞行的黑色身影看了一会儿,它就颇有些无聊地抖抖耳朵,将视线转回金灿灿的太阳。

日出的光辉中,浅棕色猫咪的瞳仁立成竖线,海蓝的眼底被撒上金色的细小碎片。蜷缩在花朵中沉睡的蜜蜂醒过来,翁动翅膀在绕着奈布飞舞。它下意识伸出右爪想要去拨弄那些小虫子,在对方骤然飞远后无趣地收回爪子,假意舔舔脚掌,转身跳下秋千。

它要去叫自己的两脚兽起床了。

其实奈布是不明白两脚兽这种动物的。他们体型庞大,又很杂食,却从不捕食猫;他们很笨拙,总是拖着步子走来走去,一副无法靠捕猎养活自己的样子,但总有办法找到食物。比如它的两脚兽就有一个巨大的、冒着冷气的白色箱子,里面总是充满了各种食物。

奈布沿着楼梯一路小跑,在二楼处急急地拐了个弯,最后在一扇木门前停下。它试探性地用前爪推了推门,门开了,露出一条小缝。奈布轻松地挤进房间,在昏暗的室内光线里看见了它的两脚兽。对方背对着它缩在被子里,奈布只能看见两脚兽露出被窝的柔软黑发。

“喵。”杰克。它轻轻呼唤了一声自家两脚兽的名字。没有动静。

奈布跳上床。

杰克侧身躺着,柔软的黑发细碎地散在额前,身体随着均匀的呼吸上下起伏。奈布盯着他看了许久,最后小心地伸出右爪戳了戳两脚兽的脑袋。没有反应。于是奈布又按了按杰克的脸颊。

杰克嘟囔了句什么,把被子扯过来盖住脸。奈布不悦地“喵”了一声,用前爪去扒拉他的被子。在多次争抢无效后,它轻轻跳到床的另一边,从正面打量杰克,寻找突破口。

两脚兽浓密的黑色睫毛在睡梦中不安地颤动。奈布用右爪推了推他的脑门,然后成功注意到对方英俊的鼻子。

看起来很好咬的样子。浅棕色的猫咪挠挠耳朵,有些蠢蠢欲动。

好想咬一口。

事实上奈布也确实这么做了。它伏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向前探去,歪着头张嘴咬住了杰克的鼻子。

它满意地听见两脚兽发出一声低沉的痛呼,但还没来得及得意就被杰克托着肚子捞进了温暖的被窝。

“周六的早晨把我吵醒,说,奈布,我该怎么惩罚你这只不听话的小猫咪呢?”

奈布感觉到杰克的手臂环绕着它,体温隔着薄薄的T-shirt传导过来,它对这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产生本能的抗拒,努力用爪子抵住两脚兽的下巴,不让他靠近。

“喵。”奈布感动不适,从喉间发出呼噜呼噜的威胁声。

“饿了吗?”杰克最终还是成功抵御了猫咪胡乱拍打的脚掌,将下巴抵在浅棕色猫咪毛茸茸的头顶,顺带用手指揉揉它耳根处的灰毛。

奈布动了动后腿踢上杰克的手臂,努力地挣脱桎梏,跳上枕头,抖了抖自己被弄乱的皮毛。它盯着杰克黑色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喵”了一声勉强算是同意。

杰克摸了摸它的头顶,掀开被子:“走吧,我们去做早餐。”

奈布跳下床,乖巧地跟上。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一楼客厅,一人一猫踩着满地阳光走向厨房。奈布蹲坐在门口,尾巴随着杰克忙碌的身影有节奏地拍击地面。

它看着杰克打开角落里那个巨大的白色箱子,看着那些雾气飘散进初夏温暖的空气中。

又是值得期待的、崭新的一天呢。

—TBC—


是个轻松的故事,没什么曲折的情节

求评论区提供一些养猫的梗

以及我真的很想养猫...【躺】

(考前激情摸鱼,溜了)


Adv:长/短篇归档

评论 ( 10 )
热度 ( 134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