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杰佣】REVERSAL·颠倒 <1>

  • ABO世界观

  • 未来军校Paro:联邦军事长杰克&欧利蒂斯军校生奈布

  • REVERSAL颠倒/背离/逆转/撤销四部曲

  • 序章:REVERSAL·颠倒<0>

颠倒:“把原来的方向、位置或次序反过来;错乱。”

——摘自《新世纪联邦词典词典》


Act 1.

地点是帝国中心城十一区,欧利蒂斯军事学校。

黎明前细细蒙蒙的一场小雨后,天空终于放晴。阳光穿透蓬松的云层,均匀地洒在学院古典色系的欧式建筑群上,薄薄的水汽缓慢蒸腾,带起一片温和的光。

小型磁悬浮私用车稳稳停在学院庄严的石质拱形大门前。运动停止的微弱惯性惊醒了车内正在小憩的青年,他睁开眼,海蓝色的眼里有尚未睡醒的迷蒙。

“少爷,已经到达学院了。”

青年微微“嗯”了一声,“行李呢?”

“早些时候已经派人送到宿舍楼了,少爷今年还是在住顶层呢。”前座的司机走下车,帮他拉开车门。

“谢谢。”青年礼貌地说,整理了一下锡绿色的正装外套,用指腹抹了抹胸前的校徽,跨出车门。

奈布·萨贝达,萨贝达将军独子,欧利蒂斯军事学校机械与装甲学院3A级在读学生。

他微微向司机点头致意,后者祝他新学期顺利,然后驾驶将军府军部定制的私用车离开了。

由于学院地理位置特殊,位于与陆地半连接状态的人造岛上,正大门距离正式到达主建筑还有不短的一段上坡距离。奈布没有在原地停留,顺着渐渐多起来的青春洋溢的军校生们向里走去。

十一区绝大部分面积由宽广的人造水域——欧利蒂斯湖组成,与学术集中的第九区联通。与湖同名的联邦最高军事学院位于唯一与陆地相连的小型半岛上,而帝国军事委员会直属的重要科研机构则零零散散坐落在与外界隔绝的小岛上。

作为少数几个与军委会科研部由直接人才输送关系的高等院校,欧利蒂斯的在校生里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如果你毕业时被分配到了科研部,那么很不幸的,你的余生都要在这片湖里度过了。终日面对冰冷的机械仪器,指不定死后还得和呕心沥血研发出的军械一起被葬在湖里。”

刚进校的新生们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时总是脸色苍白,祈祷着日后就算不能去到军委会一类的领导机构,也要好运地去到对外执行部。而作为“过来人”的高年级学生总会在此时语重心长地教导他们,说严苛的教育是帝国严密军事系统的重要一环,如果连自我牺牲的觉悟都没有,也不配成为欧利蒂斯的一员。

如今萨贝达将军的独子已经在这里就读了三年,度过一个漫长的假期后再返校并没有任何不适应——当然返校前一天晚上照例通宵赶假期课题论文是另一回事。

“嘿,萨贝达!”不远处穿着镍蓝色军服的三年级女生冲他打了个招呼,一路小跑,长外套下及膝的白色裙装随着她的动作泛起波痕。

“好久不见,玛尔塔。”奈布回应了她的挥手,冲她笑笑。

虽然两人从小就熟识,但贝坦菲尔家的长女一直坚持要严肃正经地称呼他为“萨贝达”。奈布曾经有一段时间对自己称呼对方为“玛尔塔”感到别扭,身边的好友也拿这件事开过不少玩笑,不过后来玛尔塔开始对谁都用姓氏称呼,大家也就慢慢习惯了。

“假期里有去哪里实习吗?”玛尔塔和他并肩走着,侧过头看他,“你昨晚又熬夜赶论文了?”战机操纵与航空学院的3A级女生敏锐地发现了他的疲惫,

“没有——我是说,我并没有熬夜。”奈布忍着住哈欠反驳道,他可不想让成绩优秀总是提前完成所有作业的老友看不起,“你去哪儿实习了?”

“在空军基地待了整整一个假期,错过了不少次聚会。”女生甩甩马尾,“虽然大多都是观摩,不过还是学到了很多。你呢?”

奈布想起自己被父亲逼着在军委会档案室待了一个月、整个人都快闲得发霉,然后又被送去里德尔骑兵团接受残酷训练的悲惨经历,后悔自己开启了这个话题。

“也没什么,就只是在军委会待了一阵子,然后去了里德尔。”

“军委会!”玛尔塔睁大眼睛,“你是说,军委会吗?”

“嗯嗯,是的。就是一些小工作,也没什么——骑兵团才是重点好吗?”对方显然忘记了军委会有整理档案这种枯燥的工作,奈布也不准备提醒她。

“对了,听说了吗,假期的时候九区的圣辉军校被查了……”玛尔塔突然压低声音,神秘地说道。此时两人已经到达了古式教堂般恢弘的学院礼堂台阶前,人渐渐多起来,奈布没有听清玛尔塔的话,想重新问一遍,结果被突然从后方扑上来的人影打断。

“威、廉、艾、利、斯!请、你、放、开、我!”机械与装甲学院的明星学员的力气可不是吹的,奈布把挂在后背上的人扒拉下来的时候感到严重呼吸不畅。

威廉笑嘻嘻地冲他做了个鬼脸,三人打闹着向里走去,被执勤的老师提醒了不少次进入礼堂请保持严肃,才逐渐安静下来。

今天是欧利蒂斯惯有的新学期开学典礼,礼堂顶部悬挂着三排旗帜,绿、蓝、白三色分别代表着机械与装甲学院、战机操纵与航空学院和信息工程与海洋学院。

“好无聊啊,入学典礼。”威廉抱着手臂埋怨,“我昨晚通宵赶作业,现在只想回宿舍楼睡觉。”

“活该。”玛尔塔离开他们走向自己学院的队伍时瞪了他一眼。

“话说奈布今年还是顶层单间吗?太爽了吧,同样是将军之子怎么待遇差别这么大……”校长奥利菲斯已经站上了主席台,调试着话筒,威廉压低声音小声说着。

“可能因为你还有好几个哥哥吧。”奈布直视前方,面无表情地回答。

单人住宿很值得羡慕么?他皱了皱眉。自己可一点都感觉不到呢。

作为最高军事学院,欧利蒂斯的收生标准十分严格,血统、性别和学术水平都有苛刻的标准。虽然现在帝国平|权运动蓬勃发展,但在军校就读这种事还是少数Alpha性别上层青年人的特权。

而很不幸的是,奈布·萨贝达,萨贝达将军府唯一的正统直系男性继承人,三年前入学前夕竟然被检查出是个Omega。

他至今都记得自己拿到报告单时那种梦想破灭、心如死灰的感觉。

不过这事儿被萨贝达将军迅速封锁,动用了不少手段将他照例送入了欧利蒂斯。不过奈布也足够刻苦,除了体能上总是无法掩盖地比同龄人差些,其他方面都对得起“萨贝达将军之子”这个称号。

不过这事儿甚至连和奈布从小一起长大的玛尔塔一并隐瞒了。用父亲的话来说就是,“帝国的军事系统里没有永恒的朋友。”欧利蒂斯里除了特意安排的人,三年来没有任何人发现将军之子性别的不对。

整夜没有休息和又是一个新学期的忧愁同时作用,奈布毫不意外地走神了,甚至在校长奥利菲斯发言结束后忘记鼓掌,还是威廉用手肘碰了他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勉强点点头表示自己一切还好,然后继续心不在焉地听各个年级的优秀学生发言。

二年级的代表是个不认识的女生,黑发黑眸,大概有古中国血统;三年级是同院的特蕾西·克列尼兹,她从入学起就一直是这个年级的学术第一名;四年级是隔壁信息工程与海洋学院的瑟维·罗伊,他的发言挺幽默,台下不时响起一片笑声;五年级又是一个黑发的女生,长相柔美,奈布估摸着是二年级女生的姐姐什么的,毕竟在帝国里拥有古中国血统就意味着学术上的绝对擅长。

最后发言的是每年都会有的特邀嘉宾,往年总是某个皇室成员,比如去年女王殿下亲临欧利蒂斯。而今年上台的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年轻人,军帽下墨黑的刘海有些微长,眼神深邃、面部轮廓立体感十足。他自信地微抿着的唇,走上发言台时散发出杀伐决断的强大气场。

人群开始有一丝骚动,奈布回过神,认真地打量台上着挺拔的男人。他的身上有着常年浸润战场的压迫气势,在密闭的礼堂里带来了一丝隐约的硝烟气息。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皱着眉想,但又找不到相应的印象。

台上的青年人身着深海蓝军服,两排刻有联邦玫瑰的银色纽扣折射出灯光;肩上是缀着国会花纹的因西格尼亚徽章,胸前佩戴着雷萨达骑兵与装甲团团徽——看见团徽时奈布微微吃了一惊,那可是帝国最高军团,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紧接着,他注意到青年手上戴着象征身份的镶边纯黑的手套。

“等等,”他下意识出声,似乎想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他了。

那是一个令人畏惧的存在,地位仅次于军委会主席、手握军部特权:

联邦军委会上一个月选出的新一任军事长,杰克。

—TBC—


感谢 @祖国是底线 的提醒,安妮准备开始填坑了

年龄设定是杰克军事长27,奈布三年级21 (杰克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2333)


归档:长/短篇合集


评论 ( 5 )
热度 ( 48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