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杰佣】虚妄

  • 全文4.4k,Part Seven R18有,注意避雷,走外链

  • 非典型白刺/非典型ABO

  • 大家国庆快乐鸭


“他大概是不配在爱情这场游戏中拥有姓名。”


0.

宁静的午后,白纹坐在窗边欣赏,窗外那一米阳光透过斑驳的枝叶倾洒在膝头摊开的书页上,轻小的纤尘漂浮在空气中,像初夏的梦。

那是他最喜欢的书,《八月的星期天》。轻轻翻动书页时,破碎的树影流过他深爱的句子,阳光将每一个字母都烫上明丽的金色。

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也是这样一个午后,也是在这样一本令人愉悦的书的陪伴下,他收获了曾经熟识的小姐们的真诚评价:

“White,你太绅士了,完美的像一件艺术品。让人万分欣赏,却没有想要去爱的冲动。”

那时的白纹不太懂这些话的意思。他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耐心等待小姐们享用完下午茶,披上精致的披风,戴上洁白的手套,目送着她们走出前庭花园,才露出稍显疑惑的表情。

他确实是不太懂的,从小到大读过的所有书里,没有任何一句话比这份评论还晦涩难懂。不过后来白纹第一次表白被委婉拒绝后,他好像有点懂了。 

让人欣赏,却没有让人去爱的冲动。

有了第一次被拒绝的经历,之后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白纹经常颓废地想,是因为自己古旧书页般的信息素太过沉闷、不够迷人的原因么?    

在每一个翻来覆去咀嚼着这句话的夜里,他渐渐学会了忽略左胸膛传来的隐隐作痛,小心翼翼地去爱那些人。不过即使这样,他们仍旧步履匆匆,在他的生命里呼啸着掠过。

白纹开始觉得,自己大概是不配在爱情这场游戏中拥有姓名。


1.

白纹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习惯——他热衷于收集自己喜欢的词语,记在一张很长的、边缘有些磨损的羊皮纸上,锁在抽屉里,闲暇时翻出来,摩挲着那些或是模糊、或是清晰的字迹,回忆着自己当时写下这些个词语时的心情。

他喜欢的词有很多,有的意境很美,比如“neverwhere”、“reversal”;有的发音震颤心脏,比如“fragile”,“fabricated”……而第一次遇见那个人时,他郑重地在长长的列表底部又添加了一笔:

Assassin.

刺客。

低声地念出他的名字时带着一种喑哑的美好,让人联想到虚无的暗夜、暗夜里的星。

白纹的食指轻轻划过粗糙羊皮纸上干净利落的罗马字体,忆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时,天边厚重的灰白色的云,街角披风翻旋起的烈红色的弧度,还有那双一闪而过的蓝色眼眸。

那一片夺目的红,裹挟着夜风的微凉闯进了他的世界里。

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抛弃了多年来日夜伴随的将信将疑,攥紧手指,喉头发紧,确信那个名字将会成为他一生中仅此一次的跌宕。


2.

描摹。

白纹很喜欢这个词。

或者说,他很喜欢在心里重复这个动作,细细描摹、一点一点展开他喜欢的一词一句……

好像这样做,那些铅字的虚妄都可以成真一样。


3.

无意间从旁人的对话中得知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先生早已有主时,白纹还处于孩子似的、发现自己喜欢上对方有些微微惊慌的时期。冰冷的现实浇灭了他挣扎着拼凑出的所有勇气,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永恒的问题:为什么会是那个人呢?

为什么会是玫瑰爵呢?

玫瑰爵是个轻佻张扬的家伙。这是白纹对他一直以来的看法。

但他同时也是个深受欢迎的万人迷。这是事实证明:时髦的衣领袖口设计、裁剪合身的收腰外衣、波兰圆顶礼帽、锃亮的低跟银扣皮鞋,还有外衣扣眼上别着的鲜艳玫瑰花——他总是能够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他也确实有才华。白纹从书柜里翻出玫瑰爵写过的戏剧,读了一遍又一遍。他也是个足够引人注目的批评家——总是毫无顾忌地评论同期的其他作家,带着崇高的使命感,尽管那份“崇高”在白纹眼中,仅仅只是分不清如何“提出建设性意见”和如何“毁掉另一个有才华的作家”而已

不论如何,他的小先生身上沾染上了隐约玫瑰花的香气已经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白纹感觉到苦闷,他一遍又一遍地在书页的边边角角写上刺客的名字。即使他内心深处知道,就算没有玫瑰爵,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得到对方。

毕竟自己,让人没有想要去爱的冲动。

“没想到刺客那样自由不羁的人会选择和玫瑰爵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们会走到哪步。”某个寂静的夜晚,前来拜访的雾鹗作出如此评价时,白纹正在看他最爱的书。

会走到哪步呢?雾鹗略显虚无的声音刺穿温暖的鹅黄色灯光,刺入白纹心里。他翻动书页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没有抬头。

爱情,讲究先来后到。他明白这个道理。

有时候时间上的错过,便意味着永久的失去。


4.

玫瑰爵和刺客和平分手,是在八月的一个星期天。那段轰轰烈烈的恋情终是在夏末的微风中渐渐散去。用玫瑰爵离开这个城市前留下的话来说就是,“爱得短暂而辉煌”。

白纹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他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因为两人总是一起出现在各个场合,深情地挽着对方的手,眼神里装着永恒——也是那种时侯,白纹才看得清,原来冷漠坚强的刺客也会为恋人露出笑容。

等待他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时,他失手砸碎了心爱的茶具。瓷器与地面撞击的碎裂声,刺耳清晰。

白纹不知道应该作出什么评价。内心日夜压抑的期盼成为现实,却令他下意识害怕。他习惯了注定没有结局的暗恋,习惯了藏匿于微笑着送出祝福的人群中。

白纹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维持现状。他始终积攒不了足够的勇气去成为陪伴刺客身侧的那个人,尽管他依旧精心呵护着自己对他的那一份爱。

就像他精心呵护着花园里特意种下的雏菊一样。

对了,听他们说,刺客其实不喜欢玫瑰。而白纹恰好觉得雏菊和他很配。


5.

白纹还是会偶尔遇见刺客,在黄昏,在清晨,在街角的花店。

他看着刺客买走一支支玫瑰,看着他隐藏在帽檐下坚毅的侧脸,看着他看着他转身离开时翻飞在身后的烈红披风。

刺客偶尔会扫过来一个眼神,浅浅的灰蓝依旧让白纹心动。

“早安,小先生。”他按耐住疯狂的心跳,压抑住颤抖的声线。

“早安。”依旧是属于刺客的淡淡语气,和礼貌点头。

白纹有一瞬的失望。他不知道自己在期盼什么,自己的名字不被记住,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他命令自己忘记这一次荒诞的偶遇,但却控制不住地踏着黄昏和清晨的光走向街角的花店。

后来遇见的次数多了,刺客也会主动和他有一些简单交流,例如“听说明天会下雨”,“看起来先生很喜欢在这个时候散步”……

以及, “Mr. White喜欢什么花呢?”

“雏菊。我喜欢雏菊。”

绅士淡然的外表下,他的爱像火焰一样猛烈燃烧,却始终被隐忍的理智桎梏着。等到脱离掌控的那一天,他意识到,自己终会被这份爱灼烧化为灰烬。


6.

玫瑰爵寄回来一封信。

白纹拆开信封粗略地看了一下,发现玫瑰爵在信尾隐晦地询问刺客的近况。

自诩崇高的战士到头来竟然不敢面对现实。白纹冷哼一声,将信扔进熊熊燃烧的壁炉里。

但他依旧没有想过要去改变些什么。花园里的那些雏菊和偶尔短暂的攀谈似乎构成了生活的全部重心。白纹感觉这样就很好,也以为现在的一切会比永恒还有绵长。羊皮纸上多了几个新词:pale blue,August,Sunday……marguerite.

他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进行下去,直到有一天晚上,白纹坐在温暖的炉火旁看最爱的书,听见房门被突然敲响。

他合上书,走过去,打开门,雨后青草的气息扑面而来。灰蓝色的眸子紧盯着他,刺客单手靠在门框上,歪着头冲他笑。

白纹有一瞬的愣神,然后迅速地从对方不太正常的面色辨认出发情期的痕迹。

“小先生……”白纹试图说些什么,却被刺客的动作打断。他微微扬起头,扯着白纹的领带将他拉近自己,直到温热的呼吸交融。

雨后青草的独特气息刺激着白纹的神经,刺客一字一顿,在他平静的意识里翻搅起逐渐扩大的波痕:

“Please, sir… Help me.”



7.

点我看:性·感·白刺·在线·速度与激情



8.

“Stay with me.”

这是梦醒前白纹对刺客说的最后一句话。

当一切归入平静,白纹再睁开眼,发现扶手椅旁的炉火仍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他的膝头摊着《八月的星期天》,书页被攥紧,空白处密密麻麻写着的名字变得模糊,再也看不清。

接下来迎接白纹的,便是长久的失神。

原以为所有悲伤的故事,都可以在结尾被“原来是一场梦”轻易扭转。但他的故事正好相反。他所有的美好,都扎根于虚妄的梦里。

他努力,却还是抓不过耳边那一句轻轻的话。

Stay with me.


8.

白纹最终还是选择鼓起勇气。

他在一个清晨捧着精挑细选的雏菊,踏着晨光走向街角的花店,去找梦中那火焰般夺目的身影。

刺客会是什么反应呢?他有些担忧地想着,在脑海中作出无数个假设。他会喜欢雏菊吗?

但当他走过那熟悉的一砖一瓦,烈红色的披风在视线中渐渐清晰,他才发现,讽刺而不幸地,那些无瑕的花儿再一次沦为强颜欢笑的祝福。

“Mr. White,你也来买花吗?”刺客灰蓝色眼睛里曾经存在过的细小悲伤撤离了,他又像夏天时那样,露出了笑容。

站在他身边的金纹正在和花店主人攀谈,听见爱人的话,回头,对着黯然的失败者礼貌性地笑了笑。

白纹撑起了无力的微笑。

他早该意识到的,那数不清的清晨和黄昏里,街角的路灯下,从一开始的空空荡荡,到多了一个男人挺拔的身影。

于是再一次地,他看着刺客买走一支玫瑰,看着他仰头对金纹笑,看着他转身离开时翻飞在身后的烈红披风。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当他反应过来时,锋利的剪刀已经刺向尚未开放的脆弱花朵。

刺客,刺客,刺客……

“Mr. White,我真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像带着阳光的书页一样让人安心。”

刺客,刺客,刺客……

喑哑的名字灼烧在他的喉间,他在花园里跌跌撞撞,脚下是凌乱的雏菊叶。

刺客,刺客,刺客……

碎裂的雏菊从苍白的指尖滑落,他猛地扬起手臂——

纷纷扬扬的白色花瓣飘旋着落下,像一场令人沉湎的虚妄梦境。


—END—


你以为我是白刺吗?其实我是玫刺&金刺哒 :)

卡到自闭,随便看看就好✖️

今天是喜欢上杰佣的第一百四十九天,我还在这里。❤️


归档:长/短篇合集

评论 ( 22 )
热度 ( 354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