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Phil

是喜欢杰克&奈布的安妮

前段时间太颓了,需要写甜文回血
是甜甜的杰佣女孩,耶✌
我好喜欢他们wwwww【疯狂】

安妮咕咕了吗?

【杰佣/HP】忘忧之香

  • 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paro/小甜饼

  • 格兰芬多找球手奈布&斯莱特林级长杰克

  • 忘忧之香,梗源迷情剂:P

  • 大概是神奇的全校助攻


“像其他所有爱情魔药一样,忘忧之香不能真正地制造爱情,它所能带来的只是一种强烈的痴迷感......真正的爱情没有捷径。”


One.

又是平凡普通的一天。

杰克右手拿着《高级魔药制作》快步走进学校礼堂,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他像往常一样穿过长桌间的过道,目光平静地直视着前方,长袍随着稳定的步伐在身后掀起好看的弧度。

当他整理好自己的学院长袍,将课本仔细地放置好并在斯莱特林长桌旁坐下时,才意识到原本应该人声鼎沸的礼堂今天安静得有些过头。

然后下一秒他就意识到似乎所有人都看着他。

杰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领带。

没有系歪啊。他有些疑惑。

身边的裘克咳嗽一声,杰克看了他两眼,后者就像没注意到一样拿起叉子戳着盘子里的馅饼。他又迟疑地望向长桌对面的同级生艾玛和薇拉,两个女生同时收回紧盯着他的视线,假装聊天。

杰克皱了皱眉,环顾四周,发现不仅是斯莱特林,其他学院的学生也都欲盖弥彰似地避开他的目光。

只除了格兰芬多的找球手奈布·萨贝达。不过对方在愣了两秒后也慌乱地移开了视线。

到底发生什么了……转身坐正时杰克感觉到身后那些可疑的目光又紧紧粘在他的背影上,令他感到脊背一阵发凉。他没有犹豫,下意识地端起手边的南瓜汁喝了一大口压压惊。

唔……今天的南瓜汁有些奇怪。有一种很独特的清新味道,像森林一样的感觉……杰克还没有想出那味道可能是什么,就听见一阵欢呼。

没错,欢呼。

整个礼堂突然沸腾,不少人站起来鼓掌,混杂着餐刀敲击盘子的清脆声响。长桌对面的艾玛和薇拉甚至激动地抱在一起。

杰克意识到自己大概是被坑了。

他默默看了看自己手中还盛着大半南瓜汁的杯子,冷静地思考着究竟是应该破罐子破摔地全部喝下去还是离开礼堂冲到盥洗室把喝下去的全都吐出来。


Two.

事情的起因要从上一个周六说起。

那是一个特别的周六,三年级及以上的学生被允许去霍格莫德——霍格沃茨旁的一个美丽村庄。在学生中,去霍格莫德可是一件重要的大事,从早上起空气中就弥漫着兴奋的气氛。

艾玛·伍兹,众多激动的小巫师中的一员,在蜂蜜公爵糖果店愉快的挑选软糖时遇见了同院的薇拉·奈尔。

当时艾玛正把蟾蜍形状的奶油薄荷糖往嘴里塞,肩上突然被从背后冒出来的薇拉重重一拍,直接就把薄荷糖整个儿给吞下去——然后她立马感受到糖果蟾蜍在自己的胃里充满活力地跳动,还连带着泛起一股薄荷味儿。

她难受地转头,看见斯莱特林女孩一脸优雅的坏笑。“薇拉!”艾玛极力控制自己的音量,“你吓死我了!”

“魔药课上炸掉坩锅都面不改色的伍兹小姐竟然这么胆小啊?”薇拉揶揄道。

艾玛翻了个白眼。“哈,得了吧,别提了,多少年前的事了。魔药成绩不好我也很苦恼的。”

薇拉把一袋可以把人舌头烧出洞的酸棒糖放进艾玛的篮子,“去找杰克补习啊,人家可是魔药小王子呢。”

“找杰克补习?得了吧,我会被他的迷妹们用恶咒攻击的。”艾玛礼貌地把酸棒糖移出自己的篮子,顺手抓了一把粉红色的椰子冰糕,““我喜欢正常一点的糖果。说起来,杰克还让我帮他带些巧克力呢。”

“他那种老唱片一样的纯血统贵族竟然迷恋甜腻腻的巧克力——”薇拉吃惊地提高了音调,”要是让他的迷妹知道了她们可以把蜂蜜公爵买空吧。”

艾玛耸耸肩,没有继续发表评论。

杰克就像有些麻瓜电视剧里的存在一样,身材高挑,五官精致,深陷的棕色眼窝,高挺的鼻梁和额前有些凌乱的黑发使他自带一种生人勿进的忧郁气质,这也让他成为霍格沃茨的众多女孩子们关于斯莱特林式爱情的最佳幻想对象。

不过上天总是不会让人完美,杰克的不完美之处就是他的家庭。霍格沃茨的学生都只知道他是贵族后代,却不知究竟是哪一个家族。或许他是被除名的,总之在艾玛他们到霍格莫德愉快玩耍的时候,杰克永远因为没有监护人的签名而被困在学校里。

作为杰克为数不多的好友,艾玛很同情他,因此每次到霍格莫德都会带点他喜欢的蜂蜜公爵的巧克力。

结账时排在她们前面的是和杰克一样受在学校里广受欢迎的格兰芬多找球手——奈布·萨贝达。对方很显然心情超好,压低声音和身边的棕发女生说了什么,两人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艾玛注意到他拿了许多比比多味豆——一种自从她吃到一颗鼻涕味的豆子就丧失了兴趣的奇怪糖果。她和奈布不熟,二人唯一的交集就是两个学院一起上课时偶尔看见对方;对他少数的认知是他魁地奇不错,以及他是唯一一个各方面都被杰克高度重视的竞争对手。

“那是萨贝达的女朋友吗?”身边的薇拉显然对前面的两人产生了兴趣。

“不是,”艾玛回答,“那是玛尔塔·贝坦菲尔,他们的级长。已经有男朋友了,是同院的亨利。你管这么多干什么?喜欢那个格兰芬多?”

“并不,”薇拉反驳的口吻十分高傲,“我只是有个计划,恰好缺个实验对象而已。”


Three.

“疯了吧你!”

坐在三把扫帚酒吧角落里听完薇拉的“计划”后艾玛差点失手打翻她最爱的黄油啤酒,“这根本就是不要命的恶作剧吧——那什么,给,给斯莱特林级长下迷情剂?”艾玛猛地一停顿,“——二十四小时恋爱对象还是,奈布·萨贝达,那个格兰芬多找球手?”

薇拉优雅地抿了一小口插着小伞的加冰苏打水:“不是迷情剂,是升级版,叫作’忘忧之香’——沉迷爱情可以使人忘记忧愁——我的最新成果,急需实验。”少女冷静地瞟了她一眼,“我知道你很激动,但用不着这么惊讶。”

艾玛隔着桌子瞪着她:“在霍格沃茨用迷情剂是违规的。”

“用忘忧之香不违规。”奈尔家族一直以擅长调香和制作魔药闻名,而家族这一代最有潜力的孩子正坐在艾玛对面,冲着她微笑。

“我真后悔没有买些酸棒糖扔你嘴里。”艾玛颓废地垂下肩膀。“天啊,杰克一定会杀了你的!到时候我可绝对不帮你求情。不过,为什么不是哪个幸运的女生,而是萨贝达?”

薇拉的笑容变得促狭,她玩弄着耳边掉落的碎发。“斯莱特林级长当着全校的面向格兰芬多找球手求爱——还有比这更令人忍不住一探究竟的画面了吗?”

艾玛想了想,觉得薇拉说的有道理。两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暗暗较劲,除了魔药课上偶尔互怼两句之外没什么交流——在走廊上擦肩而过、长袍掀起不可一世的弧度时都面无表情地保持着自己的形象。

不过这样的竞争被不少沉迷两人颜值的少女称为:“J&N的禁欲游戏”。仔细想想,将完全没有可能的两人凑成一对儿,听起来似乎十分刺激。

“加入我呗?”薇拉笑得甜美。

艾玛吞了下口水,表面不情愿地点点头。

梅林的长筒袜,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也很想知道那个该死的爱情实验的结果啊。


Four.

又是平凡普通的一天。

奈布打了个哈欠,随手把上午魔药课要用的《高级魔药制作》扔在格兰芬多长桌上。

一旁的棕发女巫被课本砸上木板的动静吓了一跳,玛尔塔抬头瞪他:“你什么时候改改这个臭毛病!”

“对不起。”奈布模模糊糊地嘟囔,在她身边坐下,“昨天魁地奇训练得太晚了,我现在很困。”他环顾四周,“为什么今天大家都这么安静?”

玛尔塔烦躁地甩了甩束在脑后的马尾:“既然知道自己吵就闭嘴。”

奈布耸耸肩,伸长手臂去够桌上的南瓜馅饼。就在他开始默默吃早餐时注意到长桌对面的克利切像是被人施了石化咒一样紧紧盯着某个方向。奈布疑惑地转头,发现不止克利切,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都盯着某个特定的方向。

是我错过了什么吗?奈布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注意到斯莱特林长桌上空了一个位置。

杰克的位置。

奇怪,一个空座位有什么好看的。奈布瘪嘴,不屑地“哼”了一声。但他还是抑制不住从众心理引发的好奇心,一边往不忘向嘴里塞食物,一边转身看着斯莱特林长桌。

不一会儿,杰克出现了。

他像往常一样穿过长桌间的过道,目光平静地直视着前方,长袍随着稳定的步伐在身后掀起好看的弧度。

虽然两人的关系有些莫名其妙的水火不容,但奈布不得不承认,杰克走路时很有气场,自带背景音乐的那种气场。

他看着对方整理好袍子坐下,然后在意识到礼堂里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的时候愣住了。

杰克愣住的样子还是和往常一样,下意识地去摸领带——奈布曾经开玩笑地从杰克身后扯他没有系好的领带,结果直接将对方拽倒。

不太懂怎么道歉的格兰芬多找球手成功地二次惹怒了斯莱特林绅士,具说整件事给对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似乎也是从那时起两人的关系变得有些紧张。

原本没什么的。奈布总是这样想,有一丝丝后悔。

杰克停顿了一会儿,转身,目光所及之处的所有人都像是受到惊吓一样移开目光。因为困意奈布反应慢了半拍,冷不丁地和斯莱特林级长来了个对视。

两人隔着拉文克劳的长桌对望,杰克金棕色的眸子折射出早晨柔和的日光。奈布心里一阵紧张的颤动,差点没忍住把正在喝的果汁喷出来。他急忙移开视线,回过身去。

就在他沉浸在“竟然有一种偷窥被发现的尴尬“中时,礼堂里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

没错,欢呼。

整个礼堂突然沸腾,玛尔塔猛地站起来做出开枪的胜利姿势,隔壁赫奇帕奇的艾米丽·黛儿一改往日的娴静形象,拼命海豹式鼓掌。

奈布一脸懵逼。“怎……怎么了?”他小心翼翼地扯了扯玛尔塔巫师袍的一角,“发生了什么?”

“杰克喝下去了!”少女一脸兴奋。

“喝下去什么?”奈布莫名其妙。

“加了忘忧之香的南瓜汁!”

“忘忧之香?那是什么?”

一边的威廉好心地凑过来解释:“忘忧之香是斯莱特林的薇拉·奈尔制作的升级版迷情剂——她正拿杰克做实验呢。”

“有我的一份功劳!还有艾玛和艾米丽!薇拉真是天才!”玛尔塔原地转圈,激动地嚷嚷着补充。

“哪个女生这么幸运?”奈布看好戏地问道。他已经自动脑补出杰克那张万年冰山脸对着某个幸运儿露出痴迷的表情,感觉有些好笑。

“你。”

“哦……什,什么?!”


Five.

剩下的一整天,艾玛都如坐针毡。  

虽然像事先与其他几个女孩子计划的一样,她们在学校论坛以管理员的身份发布了一篇只有杰克和奈布看不见的公告,并获得了全校的一致支持,然而事情的进展有些出离想象。

得知真相的杰克没有生气,甚至连表情都不曾变化。他只是镇静地站起身,扯松了了领带,解开两颗衬衣扣子,壮士断腕般转过身看着隔着一张长桌的格兰芬多找球手。

对方显然慌了,拿起桌上的《高级魔药制作》就准备跑路,但被艾玛的好战友玛尔塔——感谢她为忘忧之香提供的奈布的一根头发丝儿——狠狠地按在长椅上,动弹不得。

就在所有人——甚至包括一众破格没有干预的教授——期待着杰克在忘忧之香的作用下来一场轰轰烈烈跨世纪的告白时,斯莱特林级长端起杯子将剩下的南瓜汁一饮而尽,深深地望了奈布一眼,然后大步走出了礼堂。

不止是杰克的背影,他的长袍掀起的弧度、他每一根随着步伐抖动的发丝,都是那么决绝。

艾玛和薇拉还维持着紧紧拥抱的状态,看到杰克的离去,同时愣住了。

“不会是你拿错药剂瓶了吧?”

“不会,我确认过三遍。”

这下轮到围观群众一脸懵逼了。

之后的魔药课,艾玛一直努力地观察着前排的杰克。薇拉的药水配制绝不会出错,按理来说杰克应该已经爱上了奈布,并应该表现出满满的甜甜的爱意才对,但他如此冷静地切着雏菊根是怎么一回事?

不止是认真上课,杰克的行为和平时没有任何不同。他依旧微微抿着薄唇,眼神里不带有感情色彩——整节课甚至看都没看格兰芬多找球手一眼。

艾玛和薇拉不断交换着眼神,无声地交流。

-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难道是忘忧之香没有作用?

-你最不能质疑的就是我配药剂的能力!

两人就这样开着小差交流了一节课,最后在临近下课时成功地炸掉了坩锅。斯莱特林毕业的魔药课教授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微微虚起绿色的眼睛:

“斯莱特林扣十分。伍兹小姐、奈尔小姐,请到我的办公室报到。”

艾玛惋惜地看了看炸掉的坩锅,强压下心里的不安。

其实杰克的行为也不是不可以解释……因为,还有一种可能……


Six.

另一个当事人,奈布·萨贝达感觉,这一切简直是一场灾难。

先是没有睡醒——这已经够糟糕的了,然后又在早餐时发生了那样的闹剧。魔药课时他分了一半注意力在隔壁的杰克身上,生怕他做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举动,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杰克很正常,一直低头工作。唯一的不同大概杰克是顺手帮自己笨手笨脚的搭档威廉切好了雏菊根。

好不容易从玛尔塔扰人的不断叹息声中解脱,以为自己终于度过了这心力憔悴的一天,奈布回到八楼的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门口时发现,生活永远都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变得更糟——他忘记了进门的口令,进不了宿舍。

墙上挂着的油画里的胖妇人慵懒地扇着扇子:“不好意思,萨贝达先生。你只能等知道口令的人来了——或者,你去你斯莱特林的小男友地窖里过一夜也没人介意。”

奈布·萨贝达有气无力地表示今天的一切都平淡无奇,没有大家期待的斯莱特林式迷恋、也没有轰轰烈烈的告白,自己至今还是单身。

“奈布·萨贝达?”熟悉的声音从走廊的黑暗处传来。奈布针扎一般地回过身,看见杰克提着灯缓缓向自己走来。

他身后的影子拖的长长的,一直延伸到看不清的虚无里。杰克金棕色的眼睛在烛火的跳动下闪着光,高挺的鼻梁在脸上投下好看的阴影。

奈布有些紧张地把无处安放的手放进裤兜里,又立马抽出来。

“有什么事吗?”他板着脸,保持着声线的稳定,“如你所见,我进不了宿舍。想笑就笑吧。”他抬起头看着斯莱特林级长,习惯性地挑衅。

其实奈布自己说不清内心是什么感觉,他应该庆幸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就很好。但他又有些莫名的难过——当然这个震惊梅林的想法着实吓住了他。

杰克在两步开外站定。“关于今天的一切,我很抱歉。如果给你造成了困扰——”

“没什么好道歉的。”奈布打断了他,“什么都没有发生,不是吗?”

杰克只是看着他。奈布被他穿透一切的目光看得不自在,想要转身离开,却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杰克向他走近一步,稳稳地跨越了安全距离。

“萨贝达先生介意发生些什么吗?”因为身高差距,杰克的微微低头给他造成了一种危险的感觉。

“没有——”奈布抬手,试图辩解。

杰克挑了挑眉。

奈布闭上嘴,瞪着他。

“爱情魔药对深陷爱恋的人没有作用。忘忧之香也是一样。”杰克轻松地说出了奈布心里最深处的猜测,“这一点萨贝达先生是知道的吧?”

“我——”

“不用怀疑,如你所想。”杰克露出了微笑,“我猜我的情况很简单——大概在喝下忘忧之香之前,就已经爱上你了。”

奈布微微张着嘴,无措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杰克,脑海中闪过这些年来两人暗地里的竞争和不经意的互动,以及心里缓慢生长的不自知的情感。

“——所以萨贝达先生,你愿意接受我的告白吗?”


—END—


第一次写HPpa,有误的地方请指出!对了,值得一提的是,森林般的清新是奈布头发的味道(不好意思是我OOC了)

下一周准备闭关磨刀,顺便开开车【激动地搓手手】

今天是喜欢上杰佣的第一百二十七天,我还在这里❤️

Adv:短/长篇小甜饼归档

评论 ( 14 )
热度 ( 202 )

© Annie Phil | Powered by LOFTER